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新浪聊天之三  

2009-04-04 17:31: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聊天之三 - 陈远 - 陈远的博客
陈远:我是迷倪匡

  

   (以下是聊天实录)

  主持人 :你作为记者编辑这么多年,采访了大量的人物,里面都是非常大师级的人物,能不能谈一谈作为媒体人的惊喜,比较有意思的一些人和事,可以挑几个来谈,比如倪匡。

  陈远 :跟这些老人打交道非常愉快,因为他们的学识、深度都非常令你折服。因为我在媒体这样一个平台,有机会接触到这么多历史老师,对我来说也是一幸运。有意思的事非常多,一时也想不起来。倪匡我说一说,我上中学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倪匡,那时好像倪匡的书在内地还看不到,非常少,我一个朋友也跟我一样是一个倪匡迷,他的倪匡的书非常多。

  主持人 :他是什么途径找到?

  陈远 :我不知道他从什么途径找到,他舍不得借给我看,我只能每天跟在他后面,说你给我讲一个倪匡的故事,他给我讲。后来开始有了倪匡的书,但都是盗版,都没有经过倪匡授权。因为去年我去香港,跟倪匡说,倪匡说都没有授权,我就看得如痴如醉,我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能见到倪匡。后来我到香港以后,跟倪匡联系,倪匡一开始说我没什么好谈的,我这个人脾气比较怪,很容易不欢而散,你还是不要来了。

  主持人 :是给他打电话?

  陈远 :给他打电话,我向朋友要了他的电话。我这个人有点不屈不挠。

  主持人 :这是当记者最基本的素质。

  陈远 :我还是死气白咧。因为我知道有一个消息,倪匡和蔡澜是非常好的朋友,你只要说约好了蔡澜了,倪匡就会见你。我也确实约好了蔡澜了,我就跟他说我跟蔡澜约好哪天见面,他就笑,你们这些记者都是这样说,每次都跟我说跟蔡澜约好了,我每次问蔡澜,蔡澜都说没有。然后他每次都说我跟倪匡约好了,我们都是被你这么骗的。不过你这个小孩子还知道这一点,还是很有心意,就来吧,我就跟他约好去了。

  按照约定的时间,我早到了半个小时,在他楼底下转。

  主持人 :这是你一贯的习惯。

  陈远 :对,我一贯守时,宁可早,不要晚。但是在香港那个地方,我时间也不能紧张,在那儿待的时间比较短,我就说早点上去跟他多聊一会儿。我就到了他那儿敲门,敲门以后他夫人开的门,他在睡觉,他在午休,从卧室里打着哈欠出来。我一看刚睡醒,一定是被我吵醒的,我说是不是被我吵醒的。如果一般的人都说“没关系,没关系”,但是倪匡不是,他特别坦率,“是,我被你吵醒”,我们约的是三点,为什么两点半到,你应该在底下等两个小时,早到同样是不礼貌。

  主持人 :是很直率的一个老人。

  陈远 :我们在内地会很委婉,你会觉得很难堪,当时我一下子觉得很尴尬,但是倪匡很会化解这个尴尬,那没有关系,他一笑都是哈哈哈哈,连着笑四声。

  主持人 :很像武侠小说里的人物。

  陈远 :他自己很像他写的武侠小说的人物。他说没有关系,你来怎么空着手来。我还想我要带什么东西吗,他说你没有想到给我送一本你自己写的书吗,我这时非常大吃一惊。

  主持人 :作为一个大师的人物。

  陈远 :他说你写过什么书,我就非常吃惊,我说我从来没有想到你知道我写书,所以我就没给你带。他说没关系,下次回去带给我。

  主持人 :他怎么知道你写过书?

  陈远 :他大概也做过功课,知道我要去找他。这是我的猜测,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我确实自己的知名度也没有大到那种程度,让倪匡知道的程度,我觉得也没有。他有可能上网搜一搜。

  主持人 :这是基本的一个礼貌。

  陈远 :也是基本的礼貌。再一个,这能看出他的风格来,知己知彼。然后他才知道怎么对付你。

  主持人 :很严谨。

  陈远 :我就很吃惊。后来回来以后,我给他寄书,我就跟他讲,我在中学时代是多么崇拜你。

  主持人 :看不出你有这么花痴的一面。

  陈远 :对,我见到倪匡是我在香港的经历当中最开心的一件事,那时真的是太着迷了。你比如大家都可能迷金庸,但是我是迷倪匡。

  主持人 :你除了表达你对倪匡的爱好,还有没有谈其它的事情,有没有谈他比较有意思的事情。

  陈远 :有一些,因为我们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说法,香港有四大才子,只是他们自己不认可,黄霑、倪匡、蔡澜、金庸。金庸现在是大师。

  主持人 :他还是经常在内地看见。

  陈远 :比较严肃。但是黄霑大家都知道,有的时候在电视,他们有一个倾谈节目,让黄霑、倪匡、蔡澜他们三个人做,在电视上会曝一些黄段子。我跟他聊天的时候注意到,倪太太出去了,就剩我们俩,我说你太太为什么出去了。他跟我讲,我这个人讲话没遮没拦,什么都可以讲,她不喜欢我胡乱讲,所以就出去了。

  主持人 :倪匡和蔡澜是经常在香港的电视上做电视。

  陈远 :香港最早的倾谈节目就是他们第一个做的。后来香港的倾谈节目也很奇怪,当时倪匡也在讲,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当时我们做倾谈节目是三个人,他们后来一定是三个人,其实两个人也可以做,四个人也可以做,但是现在好像成为一个固定的模式,现在你看香港的倾谈节目一定都是三个人,最著名的就是《锵锵三人行》。

  主持人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李泽厚对于你的影响也非常大。

  陈远 :李先生对我的影响其实更多的是我从他的书中去吸取养分。

  主持人 :你跟他的交流多吗?

  陈远 :我跟他的交流也很多,他拿我当做一个晚辈看,反而有的时候不大交流学术上的东西,聊聊天,每年他回来的时候,我去看看他,跟他聊聊天,在一起待一待。李先生的书,我基本上会隔一段时间看一遍,每次看一遍,我就觉得很有一些新的收获。因为李先生的书确实是经典,常看常新,确实是这样。而且原来学术界有一个说法,李泽厚过时了,我觉得李先生的书在 100 年内很难有人超越,他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物,天才式的人物,天才式的人物是很难超越的,他是不可学的。比如我想学,我就学不来。李先生对我还可以,但是这是老人家对于后辈的期许。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