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世道败人心 人心害世道  

2009-03-24 13:41: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远

上周五出门办事,习惯性地买了份《南方周末》,然后习惯性地先看文化。赫然入目的,是 章诒和老师写的《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一口气读完,心中五味杂陈,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不过,因为曾经和许多“过来人”有过来往,我对于那个时代、那些人、那些事,即使再荒诞,感慨过后,也能平静对待。但是我知道,章老师这篇文章,定是会一石激起千层浪。

果然,到了晚上,就有朋友打电话:“你看了《南方周末》上章诒和的文章没有?真的假的?”

“我是宁信其有,不过那个时代,这样的事情,我多少能够理解。”

朋友大概不满于我的平静,愤愤地说:“那是62年啊,不是后来文革那样的环境,压力似乎说不上,倒像是主动的,想不到,黄苗子也有这样不堪的一面。”

不堪?当然如是,告密本来就是人类史上最让人厌恶的勾当,何况告密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好友。

“莫要怪人,要怪就怪规则”,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人认同这句来自西方的谚语,不过,把这个规则用之国内,我总是觉得有点水土不服。但是到底哪里水土不服,我也说不清楚,可是总觉得把一切归咎于制度,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不对劲。尤其是我们这个经历了那么磨难的民族。就拿黄苗子揭发告密聂绀弩来说,规则固然不好,但是人心也同样不古。对这件事,我觉得,还是用中国的老话来解释比较说得过去一些。那句老话人人耳熟能详:世道人心。

从章文来看,黄苗子监视、揭发聂绀弩,颇为主动,而且告密材料写得栩栩如生,甚至有点乐此不疲的意思。所以朋友才会在电话里对我的平静不满,认为黄苗子在没有压力的情况下,做出这等时期,实在“不堪”。

然而,对中国现代史稍作了解,就可以知道,自1949年以来,经历了历次运动的知识分子,很难说哪个人没有压力。1962年,距“胡风事件”发生的1955年和声势浩大的“反右派运动”发生的1957年,相去不远。这两个事件,对于知识分子心态的影响,是怎么估计都不过分的。甚至一些睿智的大知识分子看破世象,自此之后不在对世事发表任何公开的看法。苗子先生身处那个时代,世道如斯,人心不古,进退宁不失据?

世道败人心,人心坏世道。世道和人心的关系,正是这样相辅相依,我们现在觉得失苗子先生“不堪”,正表明现在的人心似乎在慢慢变好,但是没有好的制度作为保障,人心堕落,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回到“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这个话题,我觉得,黄苗子先生十分有必要出面回应,如果是真的,诚心诚意向在地下的聂绀弩先生道歉忏悔,丝毫不会影响黄苗子先生现在在世人心中的形象;如果是假的,澄清真相就更有必要。在我来说,是多么希望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在黄苗子先生身上过,虽然我与苗子先生并没有丝毫来往。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