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宗璞:关于陈远先生文章的两点回应  

2009-03-09 09:56:0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远按:前不久我写了一篇关于冯友兰先生的文章,因为写得时候过于相信自己的记忆力,没有查相关的资料,以至于文章中出现了两处错漏之处,宗璞先生看到拙文之后,给我写信称赞拙文,同时指出了文章中不确切之处。后来宗璞先生又撰文说明,文章发于《南方都市报》,现转载在此,并感谢宗璞先生的教正。

回应

 

  本报在2月15日刊发了陈远关于《实说冯友兰》一书的评论《被辜负的爱国心》。文章见报后,冯友兰之女、作家宗璞致信本报,对该文做出回应。———编者按

 

  《南方都市报》2月15日刊载了陈远的文章《被辜负的爱国心》,读后甚感欣慰。文中对冯友兰先生的行动做了剖析,指出冯先生具有真挚的爱国心,这也是上一代知识分子的特点。他们爱祖国的文化,爱自己的同胞,也爱生我养我的这一片土地,那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因为亲历了自己的国家在多年积贫积弱中备受欺凌,他们要建设自己的祖国,使之独立、使之强大。他们所想的不只是个人,而是整个国家、民族。陈文还指出,冯先生那一代的知识分子,爱国的理念并不和哪个政党执政联系起来。

 

  一个年轻人能够这样理解前辈学者是可喜的。

 

  所谓“我在哪里,哪里就是中国。”可以说是诗的语言,而不是现实的语言。谁能把整个中国带走?除非在梦中。

 

  可能由于作者的疏忽,陈文中有两处不确切的地方。

 

  季羡林先生曾为冯先生写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大节不亏,晚节善终》。陈文将前四个字误为张岱年先生语。特此更正。季文后收入《冯友兰先生纪念文集》。题目已改为《生命不息睿思不止》。

 

  陈文后半部有关于“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的议论。我完全领会作者的好意,但是作者的前提是不存在的,需要更正。《三松堂全集》(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已收入能找到的冯友兰先生的检讨文字。绝对不存在“为尊者讳”、“子为父隐”的情况。

 

  在编辑《三松堂全集》的过程中,对于收不收检讨文字,有两种意见。一是收,一是不收,最后冯先生自己做出决定,采纳了蔡仲德先生的意见,收入检讨类文字,作为闰编。他的行为光明磊落,如日月经天,无可隐讳,也无须隐讳。蔡仲德一直认为无论编纂《全集》或者编写《年谱》,都要“信”字第一。他认为冯先生的遭遇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苦难缩影。他是从历史的高度、社会的高度来看,不为尊者讳。

 

  这种态度受到学界的高度评价。

 

  主张不收的学者认为检讨大多出于被迫,可以不算作者自己的文字,也毫无“隐”或“讳”的意思。

 

  近年有人造谣,说我们“为尊者讳”。书是摆在那里的,出版社有,各级图书馆有,书店也有,可以查阅。但此说依然有影响,可见说明真相的重要。

 

  我写文章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把事实真相写出来,留下来。以后我还要这样做,这是我的责任。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就对不起前人,对不起历史。

 

  虽然“子为父隐”与我无关,我还是认为孔老夫子的见解是合乎常情常理的。而认同这一见解的人,必定有一颗善良的心。□宗璞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