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拔地苍松有远声  

2009-01-04 17:28:00|  分类: 交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仲明先生,纯粹是文字之交。要说这段缘份,还要从我幼年时的一段经历说起。

   我幼年时,父亲曾课我学书,督之甚严,如果哪天临帖数量不够,必受皮肉之苦。那时每日临帖,只是应付差事,不觉其乐,颇觉其苦。稍长之后,父亲开始任我自由发展,便把笔墨纸砚一股脑抛在脑后。一年多以前,忽然想起幼时情景,兴起了重拾笔墨的念头。二十多年不动笔墨,写起来自然是歪歪扭扭,不像样子。但是却乐在其中。

既然兴了心,上网之时,对于涉及书法的博客便会留心观看。 仲明先生的博客,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到的。但是,仲明先生是知名的书法家,我是个初学者,在书法上,我们不在一个平台上,没有对话的基础。所以看仲明先生的博客,我只是默不作声地观摩,暗地里揣摩他的提按,从不留言。虽然,除了书法作品,仲明先生的博客上还有不少他的文章,我也从其文之中读出了仲明先生鼓荡不平的心气。但是一来是天性疏懒,二来觉得冒然留言很是冒昧,我想仲明先生一定不知道他的博客有我这样一个看客。

然而,我错了,过了不久我即发现,每次拜访仲明先生的博客之后,他必然回访,不似我那边没有“品德”(一般来说,朋友拜访我的博客我也会回访,但是经常顾不过来)。于是把自己写的不像样子的字发到博客上,怯生生地请仲明先生指点。我想那样不像样子的字当时一定让仲明先生捧腹大笑了,但是仲明先生的回复很认真:写字的所谓创作,起始犹如论文的搜集数据和资料。到颜真卿字典中找:你想写的内容,颜真卿也写过的,悉数拿来,多临几遍。没有的,找相似的笔画再合成,合成时自己必须将各部位大小比例要参照颜体的相对规律,重新组合。于是,事半功倍。

仲明先生以学术研究举例点拨,对我来说如醍醐灌顶。再临帖之时,似乎多了一点心得,字还是不像样子,但是感觉却有了。

前不久,我整理了一下学界师友对我几本小书的评论发到博客上,仲明先生看王学泰先生给拙作《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新传》所写的评论之后,给我留言,问询哪里可以买到拙作。我随即要了仲明先生的地址,给他寄了一本过去。不成想,随后就收到了仲明先生寄来的书款,这下可让我为难了:我非书贾,何故贩书?但是我理解,这于仲明先生,是一份对著书人的尊重。生活中我因沉于故纸堆,尝被朋友讥为不合时宜之人,当时心想,仲明先生,大概也是如我这般不合时宜之人罢!我当即回信说:汇款单留作纪念,汇款退回。先生亦不必为此小事挂怀,如能在书法上得先生一二指点,则感激不尽。

随后,又收到仲明先生寄来一本关于他经历的书法册,是今年来仲明先生为各地名胜题词的总汇。中有仲明先生的经历,颇为印证了我对他不合时宜的猜测。早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仲明先生就是江苏第一个书法本科专业的主要组建人之一,并担任主任之职。但是后来毅然辞去主任一职,转入中文系,做了一个逍遥的读书人。在官本位盛行的今日,以仲明先生的资历,当然是可以睨视书坛了,但是从功利的角度来说,却当然是“不合时宜”了。转入中文系之后,文学院曾拟聘仲明先生为研究生导师。又一个“不合时宜”了。且看现在大红大紫的陈丹青,请辞清华博导的举动吸引了多少眼球,引发了多少称赞。不过,说实话,不否认陈丹青在艺术上确有见地,不否认现行教育体制确有问题,但是,我更不愿随着士林对陈丹青的一片赞扬否认陈丹青此举确有炒作的考虑在内这一事实。映光兄曾经写过一篇《致陈丹青 您这架老炮还能挺多久》,我觉得是把陈丹青的问题说透了的文章。全引则太多,摘引则不能尽其意,那篇文章在网上流传甚广,有兴趣的读者不妨自己找来看看。仲明先生之举,看似不合时宜,却正是“明道正谊”之行。

看完了仲明先生的小册子,把汇款单放到书房的抽屉里,就把这事放在脑后了。不想前不久收到仲明先生的邮件,说收到我退回的汇款单,不知如何是好,已写好一条横幅,要寄给我表示谢意。横幅写的是:拔地苍松有远声。因为我名字中有一个“远”字。读书人对于这样的礼物,总是戒不掉贪心,虽然受之有愧,我还是没有推辞。收到仲明先生的墨宝之后,我写信告知:收先生墨宝,喜出望外。把玩甚久,忽然想到先生的号中也有个“松”字,一幅字含有你我各自名号中的字,看看冥冥中有一种缘分在了。

安徽琅玡山琅玡寺8山石镌刻有“大道无边”四个大字,与欧文苏字的《醉翁亭记》毗邻,是为仲明先生手笔。仲明先生以道处世,其声必远。“拔地苍松有远声”,墨宝我得之先生,其辞我还之先生。撰此小文,聊志一段文字缘分。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