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陈夏红:采访人生的“练习簿”  

2008-12-11 13:39: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萧乾的名著《人生采访》的序言中,萧乾先生曾交代,自己最初的鸿鹄大志是写小说,但因为生活经验太浅,需要在所有职业中选定一个接触人生最广泛的,于是便选择了新闻职业,并对跑江湖的旅行记者情有独钟。看完陈远先生的新著《逝者如斯未尝往》,萧乾的这段话又浮现在眼前,我觉得陈远所从事的,也正是一种采访人生的大事业。

    书分三辑:第一辑叫做“废墟上的歌唱”,是作者采访历史?河中人物命运的虚拟采访;第二辑 “个人阅读史”,是作者读书随笔,阅读范围亦主要以史学著作、回忆录或者和知识分子史有关的著作,也算对传主本人的虚拟采访;第三辑“非关读书”,是一些访谈、序言与札记。总起来看,不管是通过面对面的采访,还是通过阅读回忆录、自传等等对传主的“采访”,或者还是通过大量细枝末节的史料所爬梳出来的某物某人的史迹,都是一种对于历史本身的采访,都是一种对于人生本身的采访。通篇下来,陈远先生自觉不自觉地担当了采访者的角色,正如陈远在第195页而言,“君子不掠人之美,我扮演的角色:只是一个聆听者。我的思想在这些老人的叙述面前退避三舍。”诚哉斯言!

    按照陈远本人比较谦虚的说法,这本《逝者如斯未尝往》是其“刚刚进入史学研究时的一些习作”,这本书充其量只是一本“练习簿”。读者诸君若受此老实的“自我交代”的蛊惑,我想是可以通过这些“习作”具体地了解一下陈远采访人生的历程的。

    我首先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些“练习”文章都很好读。陈远的文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和谢泳多少有点像,表面上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却总于不经意间将想要表达的想法融会于字里行间。这种文笔最大的好处便是史料与史论浑然天成地融合在一起,与学院派史学文笔的晦涩与史料的堆砌形成很鲜明的对比。这才是人民群众所真正喜闻乐见的罢?!这种文笔还有一个好处是化繁为简,文章大都短小精悍,写、读起来不需要太大块时间和太多的精力,而且写、读的过程中“船小好掉头”,从传播的效用来说,这恐怕也是效率最高的一种文体了。其实这个都不用我说,作为一个采访人生的新闻记者,陈远最懂这些了。

    我还得说明的一点,是这些文章很难得。比如有关傅泾波先生的那篇文章“人生知己应如是”,至少是我狭窄的阅读视野内关于傅泾波最为系统的一篇评述文章。坊间关于司徒雷登的著述倒不少见,在这些作品中傅泾波只是以配角的形象出现,而陈远将其单独拿出来撰文评述,一下子使得这个配角变成了主角,而司徒雷登这个主角反倒成了配角,这种观察视觉的转换必然带给人一种全新的气息。再比如那篇“与唐德刚先生谈历史”,不光告诉我们这位史学鬼才(王尔敏先生语)近况,更是通过通信逼迫唐德刚先生自觉不自觉地对自己一生的史学路数做一简要小结。我不敢肯定这会是唐德刚先生最后一篇文字,但我想依照唐先生口述、老夫人代笔的身体状况,这一丁点文字就弥足珍贵了。

    自唐德刚先生整理的《胡适口述自传》以降,口述历史成为史学大热门,从高端政要到平头百姓,都在絮絮叨叨讲那过去的事情。第三辑中有一篇文章“口述历史二人谈”,这篇文章我认为是陈远史学路数的最集中也最精彩的表达,值得认真拜读。在谈这篇文字之前,陈远已经做完了“当代学人口述自传”系列和“名人之后”口述系列。这两大系统的口述访谈经历,使得作者对于口述历史本身有了一种深切的体验,提出比如“口述史其实是一个相互妥协的过程”,就经验技巧来说,比如“作口述史需要提前做好案头工作。在进行口述之前,采访者自己要清楚自己想知道什么,按什么线索去讲,在不打乱叙述人的完整叙述的情况下,加以适当的引导。要注意,我想得到的不是观点,而是过去的事情”……这些言谈恐怕只有对口述访谈亲力而为后才会深有感触的,笔者亦多少做过一些口述访谈,陈远的这些表述很多正是我心中有但笔下无的东西。

    透过这本书里面的文字,我们还可以发现一点,那就是作者陈远似乎特别善于跟采访对象沟通。这种沟通不光是面对面的采访,不愿意接受采访或者不能接受采访的大有人在,但陈远总还能通过嘘寒问暖的电话、书信,与这些当事人们保持一种融洽的关系,至少在受访者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在这方面,尽管我与陈远素未谋面,但我自信地感觉到,他真是一个眼光远大而又心细如丝的好记者。

    当然要说这本书的缺点也是有的,这里我依然引用萧乾先生的话,权且当作对于陈远的期待:“这里的文字事实有之,‘正义感’有之,缺少的却是点时间的防腐剂。我希望在未来的二十年间,再多练习一下。”

  (陈远著:《逝者如斯未尝往》,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3月版)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