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中学西学,何为体何为用?  

2008-12-09 14:25:00|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西学,何为体,何为用?

陈远

今年多事,拣时间比较近的来说,先是三鹿奶粉引发食品安全风暴,紧接着又有山西襄汾9.8溃坝泥石流事故引发的问责风暴。最近的则是,重庆的哥集体罢工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因涉嫌贪污被免职。如此多令世人瞩目的事件接二连三的发生,说明了当今社会正处于一个关口:社会各个层面的利益冲突和矛盾冲突日益显得复杂化和多元化。然而,在关于这一系列事件的大量评论中,大多数批评者都把矛头指向了制度层面,并且多援引西方国家的制度来与我们身处现实做参照。制度层面存在问题,是不容否认的事实,但是,是否解决了制度层面的问题就能一劳永逸?我心存疑虑。

确实,在三权分立的西方国家,民主、自由、人权等方面可以在制度层面得到良好的保障,但是不容否认的是,即使在多数人公认的这几个方面做得比较好的美国,也存在诸如贪污、腐化,也存在多重社会矛盾。我们对于文章开头所提到的事件感到触目惊心,原因只是我们身在其中,感同身受。人们常常不知不觉就贵远贱近、向声背实,而实际的情况却总是:寰球同此凉热。

这样说,不是否认把上述事件归咎于制度的时贤言之成理,但是,在全球化的视野下,这一系列事件让我思考的更多的是

110年前的夏历戊戌年五月,张之洞刊行《问学篇》,系统总结了当时中国人向西方学习思想中的一个流行的共同口号——“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这既是对当时洋务派和早期改良派纲领的概括,也为之后一百年来的中国发展擘画了大致框架,之后诸多仁人志士,政治宣言或有不同,但大都无法脱离这个框架。中国人习惯于做字面文章,随着时势的发展,也有不少人根据时势把相应的内容装到“中体西用”这个筐中,不过,还是冯桂芬对于这一划时代的口号给出了最让人认可的阐释:“以中国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

辛亥以前,“家天下”的社会结构虽屡经易姓而不改变,就在于:“中国伦常名教”深植于中国民众的血肉肌肤,成为一种信仰,使人不敢甚至本能地不去逾越。而这种“伦常名教”,在当时的社会中又与当时的法律有机地紧密结合,甚至在很大程度上都代替了法律的功效。

五四之后,西潮涌入,民主、自由、人权等观念开始被广泛普及,“伦常名教”在知识阶层一下子成了“千古罪人”,至今说起来,依然是封建残余。然而,与之匹配的社会硬件——法律——却没有能如这些观念一样深入人心,以至于人们的主体性不张,处于底层的民众利益诉求缺乏正常渠道的表达,如此一来,社会矛盾只有越积越深。

正是有感于此, 李泽厚先生在上个世纪初提出“西学为体,中学为用”,按照我的理解,李先生这个“西学”,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西方学术,而是根植于民主、自由、人权等一系列现代理念的社会制度。行文至此,或有人会问,你饶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不是还是在说制度的问题么?

且慢,我继续要说的,正是“中学为用”。我不是一个制度崇拜者,正如我不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不完全是糟粕一样。李先生所说的中学,我想与冯桂芬总结的“伦常名教”也大有区别,按照我的体悟,以孔孟为代表的儒家文化(中国传统文化远不止于此,但是唯有儒家文化才是几千年来中国文化传统的主流,故在此单说儒家文化),其实是个人用来修身的最完美的理论,但是,这套理论被孔孟之后的儒生在“修身”之余提到“治国平天下”的高度。这样的阐释在古代社会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用于现代社会则显得无比荒谬。在现代社会,儒家文化应该有一个严格的界限:用于“修身”,其完美无比,一旦逾越这个界限,不但荒谬,而且确实会有封建残余会借此而死灰复燃。

现在,可以直接了当的说出我想说的了:制度由人创造,从这个层面来说,它永远不能拥有万能的功效,只有相对不太坏的制度。即使有了相对来说不太坏的制度,没有比较好的人来执行,制度也只能流于形式。制度的溃烂固然可怕,而从深层次来说,人心的溃烂更为严重,因为没有什么制度可以永远适应当时的社会。西方国家也存在贪污腐化的问题,正好说明了这一点。不过,在西方,“法律必须被信仰,否则形同虚设”的理念深入人心,人们对于制度除了忌惮之心,还有敬畏之心。而这,正是我们所缺少的。

其实,无论是中体西用,还是西体中用,都是在人为的把中西对立起来,无论先贤还是时限,对于中西往往容易强调其相异,忽略其相通之处。而我总是觉得,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就像我不觉得西方的制度处处完美,我也不觉得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处处都是糟粕。我总是觉得,寻找两者的契合之处,我们应该能够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