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林日正:失落的精神岛屿  

2008-11-19 09: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落的精神岛屿

         

——读《逝去的大学》散记
  
  五四,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德先生、赛先生的大旗在八十六年前的那一日,被许多北大等青年豪杰高高举起。在这一日,我一介江南书生着迷地品读着《逝去的大学》。也许对于公众而言,这是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然而对于这位书生精神的成长却带来不一样的震荡。
  五四,我走进北大在线,很想凭借这虚拟的数字空间,亲炙天子骄子在BBS的真知灼见。进不了BBS,却欣喜地在北大网站首页看到平民总理温先生与北大学子共度五四节日的新闻。温总理当日走进燕园,与未名湖畔的莘莘学子在图书馆、宿舍、餐厅促膝长谈,以一种朴实、平和的方式接触青年才俊,庆祝这个激情燃烧的日子。
  精神的自我,与肉体的自我常常会决裂,尤其是倘徉于大师的精妙文章中。过去许多的五四青年节,我经常记不起是五四的日子,而今恰逢手捧《逝去的大学》一书,便得到了思想的启蒙。购买到青年学者陈远(78年出生,年轻我三岁,某报社人士)编的《逝去的大学》,浅层原因是想探究上个世纪教育大师怎样创办大学,了解一些教育史记,启迪自己思考名校何其能荫庇众生。深层原因是精神的自我一直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大学情结,多想偷窥大学的精妙之处。
  那年冬季去京城开会,与友人在雪天爬长城之后,最向往之事便是踏入未名湖、清华园。瞻仰蔡公的雕像、留影北图、阅读《逛北大》……风景,总有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看到的是静止,是现在,是表象,太多看不到的,我只能遗憾而去。假如那时我已阅读了《逝去的大学》,也许我漫步燕园时会有许多忆古抚今的遐想。“背后拖着长辫,心里眷恋帝制的老先生与思想激进的新人物并坐讨论,同席笑谈”,“都同样有机会争一日之短长”,阅读这些文字,我不由地会心微笑。有“中国近代高等教育灯塔之誉”的蔡元培提出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至今振聋发聩。其实,今北大虽然有许多思想巨匠、博学大师,但已非那个年代的“囊括大典,网罗众学之学府”之谓的北大了。
  “几十年间,人们看到,当政治风暴来临,它挣扎、颠簸,然后是一次次地随浪沉浮;当一切市场化的非理性狂潮袭来,它几乎不加抵挡就顺潮而行;当一个个彼此矛盾冲突的潮流飞快地迭出,它又带着眩晕感落入旋涡,在里面乱转。大学与自己置身其间的社会实况了无界限,被风浪打得、潮流冲得丢魂落魄。恐怕这就是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大学状况的基本写照。”萧雪慧在写《大学之魂》这段文字时,心情应该是黑色、笔触是沉重的。逝去的大学不仅仅是那个年代的北大,还有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光华大学、中央大学、圣约翰大学、震旦大学……国立大学、私立大学、教会大学,三足鼎立,异彩丰呈的大学格局,可以想象那时的大学是自由、自治、超然、独立的……
  追忆逝去的大学,笔端自然会触及蔡元培、梅贻琦、张伯苓、竺可桢、蒋梦麟、胡适、傅斯年、张寿镛等一位位大学校长的雄才伟略。在《逝去的大学》一书的第一辑《大学和校长》中,好多学者不仅记“其迹”,而且记“所以迹”,让我不时穿越时空隧道,走进那曾经的象牙塔,省思风雨飘摇的年代,叹服他们筚路蓝缕之不易。然而,更为景仰的是多数大学校长都有一种较高的自觉,即将自己置于学校制度之下而非凌越于制度之上。据说,过去的大学生,从他的言谈举止就可以判断出他是从哪个学校毕业的,就是因为校格存焉。校格的养成,特别有赖于校长。
  在第三辑《大学的理念》中,拜读萧雪慧的《大学之魂》、郭汾阳的《何谓“大学”》、杨东平的《浅议中国近现代大学的教育目标》、陈远的《关于教育的几点随想》、谢志浩的《私立教育的反思:传统与现实》和《呼唤教育家》等学术文章,我的思绪不时联想到我周遭的教育问题:中小学名校之魂何在?基础教育需要教育家吗?企业化运作的民办学校路在何方?现代学校制度的核心是自治吗?
  我辈只是小学教师,虽然目前有大学学历,但是却没有正儿八经入所谓大学深造过。阅读《逝去的大学》,心中的大学情结似乎有些松动,随便写下一些感想,其实只能算是井底青蛙的无知恬躁。不过,吃不到葡萄而说酸的我,对于目前高校跨越式发展的现状还是有一些杞人忧天的,我纳闷那么多的教育公共经费只是盖了许多高楼,大师如林却未形成。教育公共经费为何不多投入到“真正需要义务”的基础教育。
  曾经的大学已经退出历史舞台,大学文化、大学精神是否有效传承呢?借用诺贝尔奖获得者索尔•贝娄在给《走向封闭的美国心灵》一书作序时说,在公众舆论控制的社会中,大学应当成为一个精神的岛屿。有了这个精神岛屿,大学才不会沦为一个精神荒芜的世俗之地,抑或才不成为一个人心浮躁、追名逐利的世肆里巷。那个年代逝去的大学正似那失落的精神岛屿。
  魂兮归来?!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