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周鸣之:不识张郎是张郎  

2008-09-05 09:34: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人纳兰氏有一句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这里自然是说男女情事。然而人生的事情,被这句话说中的,又岂止于情人相负?历史无情,人海沉浮,收做秋扇的英杰,淹于岁月的人物,又有多少?情人相负尚可诉,命运多戾,历史相违,竟是奈何?

《斯人不在》这本集子中所说的人物多是半个世纪前的骄子。刘师培,周作人,陈西滢······一个个当真都是才子出世,风华洋溢,横空过眼,又瞬间隐没。他们都曾经站在时代的风头浪尖,翻云覆雨,却几番跌宕,终于葬于历史之下,不复为人所道。究竟是他们负了时世,还是时世负了他们?其中乾坤,终究不是三言两语可尽言的。

赵州和尚说:“至道无难,惟嫌拣择”。才子本是多得上天眷爱,自然比平常人多些拣择的余地,却又难免意气一些,以至最后为意气所累,天才反倒成了一生之累了。这便是所说的天意弄人,此外,即便能够选择,大概也无从选择。背负骄子之名,为众目所视。然而叫骄子亦是常人,常人无奈处纵是骄子也只得做无奈状。人之为人的苦楚,无可奈何、无从抉择,又是一处。或许,注定的力量,比我们想象都要丰伟多了。

如此,再看周作人出任伪职,杨荫榆,陈西滢与鲁迅的笔仗,杨度的权术生涯,自是有其兴起的历史因果。只是时代变了,人们不免以新的价值去评价他们,却不知这些人物只是一径按照面前的路,一路走到了头,才发现被时代狠狠的抛却,不能回来。赫拉克利特是明白的,向上的路和向下的路同是一条路。胡兰成这样的跌宕人物也说,无论是无可选择抑或是不作选择,已是一生一世的注定,由不得人嫌寒厌暑的。无奈也好,豁达也罢,最终面前的仍是这一条路。人们只是一味地照着直线走下去了,却在身后平白多出了很多岔路的假象。小时候看《倚天屠龙记》,对“不识张郎是张郎“的混沌收场莫名所以。现下想来,人生颠沛,方知转蓬之喻。对张无忌而言,即便要回到当初那个穷酸潦倒的楞头小子,与周下秋毫无犯,也是不能够了。世间诸事,有时候自己只能负责个开头,而后面的路却是难讲了。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