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陶菊隐又如何?  

2009-06-30 11: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菊隐又如何?

陈远

事出曹汝霖。先容我抄书:

曹住在天津,日本人认他是中国真正的亲日派,日本信任得过的中国人也只有他一个。天津常有防空演习,凡灯光外露的例须拘禁屋主人。有一个曾任前清总督的老翁因此被捕。一天,日本宪兵发现曹宅也有灯光,将要进门来盘问,曹站在阳台上向他说:“用人一时不小心,你把他带了去。”

宪兵告以带主人不带仆役。曹说:“你认得我否!”

“我认得你,你是曹汝霖。”

“认得我就好说话了,曹汝霖在中国是著名的卖国贼,你为什么要拘我!”

“不是我要拘你,我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命令不容对人而有所变更。”那个宪兵不再往下说,冲进门来跑上楼,忽然看见曹汝霖在打电话给他的最高司令,电话打完了,曹回头来说:“命令是不是可以变更的呢!”熬热

那个宪兵行了一个举手礼说:“我是来向你敬礼的。”

以上段落,出自陶菊隐所著《天亮前的孤岛》,因少见,所以抄录在此。

叙述有声有色,曹汝霖汉奸形象一下子跃然纸上。然而细读之下,觉得基本事实应有,具体细节却值得推敲。曹汝霖是卖国贼不假,但,曹汝霖是否会自称“卖国贼”,却值得商榷。“卖国贼”这个称号,连三岁小孩都知道是一个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称呼,曹汝霖岂能不知?陶书中曹的口吻,于情于理,似乎都说不过去。而且,日本宪兵态度的瞬间转变,也太过戏剧性,若是拍成电影,定能带给观众强力的视觉冲击,但是历史有时,却没有如此的戏剧化。

前两年,《武夫当国》出版,陶菊隐的名字又开始被人们熟知。

其实,陶菊隐享有盛名并不始于今日。民国期间新闻界有“南陶北张”之说,“北张”是张季鸾,“南陶”就是陶菊隐。

其根据自身见闻撰就的《菊隐丛谈》,曾经影响了一代研究近代史的学者。《天亮前的孤岛》便是其中一册,其中涉及曹汝霖的段落,我初读之时便疑窦丛生,可是但是没有其他材料作证,只能存疑。

最近,读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的《曹汝霖一生之回忆》,在书中果然看到陶菊隐所讲的那一事实。在当事人的回忆中,其具体过程与陶书叙述大相径庭。据曹汝霖自述,与日本宪兵发生此次冲突,是曹利用自己与日本人的关系,屡屡为中国人“抱打不平”,因此遭到日本宪兵的疑忌。冲突发生之时,曹的家仆遭日本宪兵暴打。依照此说,曹汝霖非但不“卖国”,颇有几分“爱国”了。

没有替曹汝霖翻案的意思。曹汝霖附日,是不争的事实,因此,他已经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为人不齿。但曹汝霖之附日,并非始于众人所熟知的五四运动,也非此前发生的“二十一条”,而是在中日战争全面展开之后。

对于五四运动,曹的回忆录中有相当篇幅的描写,在他笔下,火烧赵家楼的喧嚣,恍如昨日,愤愤之情,溢于言表。不过,除去曹氏为自己辩护的因素,曹说自己与陆徵祥一再据理力争,都可能造成亡国条款的第五条,始终没有退让,“会议结果,虽不能自满,然已尽最大之努力矣”,应该是可信之言。

曹氏一生,晚清即入仕,位至外务部副大臣;民国以后,先后供事于袁世凯与段祺瑞,由外交部次长而交通总长,后又兼外交总长和财政部长,其眼中的袁世凯、段祺瑞、张学良、吴佩孚等北洋时期的要人,与我们平常了解到的情况,迥然有别,若不因人废言,曹对这些人的评价是值得重视的。

历史原本多面,但是长期以来,我们却只能看到硬币的一面。就拿曹汝霖来说,其参与“二十一条”谈判,终属大节有亏,然而究竟起来,曹虽然是当时的政府要角,但毕竟不是决策者,弱国无外交,处于当时历史情境之下,曹之表现,只能让人一声叹息。及至五四运动,曹汝霖成为近现代史上人尽皆知的人物,但是对于其日后与日本人的纠结,却又不得而知。历史果真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么?

曹氏晚年作此回忆,自称“饱谙世味,毁誉皆忘”,“关于及身之事,必求真实,不自隐瞒”。纵览此书,曹氏对于被迫退出政坛之后,与日本的纠结亦一一道来,于华北沦陷后,其担任华北政府高级顾问之史实,对自己虽有回护,但是保持了基本真实。颇有“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况味。

而回到文章开头说到的陶菊隐,陶氏在新政权建立之后出任上海文史馆副馆长,在文史领域卓然成家,但是面对历史,我想说,陶菊隐……,陶菊隐又如何?

 

《曹汝霖一生之回忆》

曹汝霖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4月版

定价:58.00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