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黃仲鳴 :由「宗儒」到「宗吾」  

2008-07-23 09:24: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远按:我与黄仲鸣先生并不认识,拙作《李宗吾新传》出版后,我在香港文汇报上看到黄先生这边文章,现在在电脑里找出来放到这里,谨向黄先生表示谢意。

 

平生最喜讀閒書。有人曾問:你少年時代看過的書,最難忘的是哪幾本?我必不假思索回答:李宗吾的《厚黑學》和章克標的《文壇登龍術》。

 這兩部奇書,遍見五、六十年代香港坊間,這當然是翻印的,版本甚多。尤其是《厚黑學》,更為我們津津樂道,只嘆生性「厚」不來,「黑」不來,以至迄今還「發」不起來,有愧於「厚黑大師」的「諄諄教誨」。

 一直以來,都不知李宗吾的生平歷史。近年,內地出版界將《厚黑學》發掘了出來,紛重排出版,致版本甚多;我買了部《李宗吾與厚黑學》(北京:經濟日報出版社,二○○五年八月第二版),才對李宗吾這個人有了認識;近購《被忽略的大師:李宗吾新傳》(北京:中國檔案出版社,二○○六年六月),才對李宗吾這個人,有更深入的了解。

 李宗吾(一八八○至一九四三),比名重一時的大學者吳稚暉小十四歲,比胡適大上十歲,與陳獨秀同年,但在學術史上的地位,怎也比不上這三人;至於名氣,《厚黑學》一出,李宗吾上自大學教授,下至販夫走卒,幾無人不知。而毀來了,譽也來了。林語堂讚他:「世間學說,每每誤人,惟有李宗吾鐵論《厚黑學》不會誤人。知己而又知彼,既知病情,又有藥方,西洋鏡一拆穿,則牛渚燃犀,百怪畢現,受厚黑之犧牲者必少,實行厚黑者無便宜可佔,大詐大奸,亦無施其技矣!」

 罵者指其「敗壞世道人心」。曹聚仁便說,李宗吾若「懂一點社會科學的常識,一定把這部自以為了不得的書棄之如泥塵了。」

 《李宗吾新傳》的著者陳遠,則認為世人不懂李宗吾,也不懂其「厚黑哲學」。我想,李宗吾這類「走偏鋒」的言論,受到所謂正統知識之士的歧視、鄙視自是「理所當然」,以致為世所忽略。陳遠基於這,特旁徵博引,將李宗吾的著作讀遍,發掘其思想,重新塑造一個李宗吾出來。這書還得到史學大家許倬雲樂之為序,指李宗吾「居狂狷之間,狂不足以挑戰,狷不足以自隱,於是嘲世,潔身有所不為。」這確是的論。

 李宗吾之「狂」,由他改名「宗吾」可見一斑。他本名世全,後改為世詮,一八九四年自改為李世楷,字宗儒。之所以改「宗吾」,「我覺得儒教不能滿我之意,心想與其宗孔子,不如宗我自己,因改宗吾。」這宗吾二字,李宗吾說「是我思想獨立之旗幟。」他反「奴見」,倡「主見」,非要「宗吾」不可!

 李宗吾除《厚黑學》外,還是「疑古」的先驅,一篇《我對聖人之懷疑》,雖後於顧頡剛《孔子何以成為聖人》,但是否受到顧之影響,無資料可稽,然其由「宗儒」變「宗吾」,對聖人之疑,相信很早已萌在心中了。顧李二人,是「英雄所見」。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