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朱正:“厚黑”:个性独立的先声?  

2008-07-22 10:14: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厚黑”:个性独立的先声?

 

        

  朱正  

  读陈远的《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新传》,引起了我少年时候的回忆。那时我在念中学,怀着很大的兴趣读了李宗吾著的《厚黑学》。不记得是因为同学的推荐呢,还是自己在书店里发现的。薄薄一小册,中学生也买得起的。这几乎是六十年前的事了,想起来那封面还如在目前,书的内容也约略还能记得。

  这本书名叫做《厚黑学》的小册子,就是拿“厚”和“黑”这两个字来解释历史上一些人物所以成所以败的原因。所谓“厚”,指的是脸皮厚,不知耻,不识羞,不要脸,不怕旁人的议论,不怕自己的所作所为被揭露出来。

  所谓“黑”,指的是心地黑,残忍,毒辣,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敢做,肆无忌惮。一个人能够不要脸面,不讲良心,他受到的约束就少,就容易取得成功。

  《厚黑学》说:古之成大事者,不外面厚心黑而已!三国英雄,曹操其首也。曹逼天子,弑皇后,粮罄而杀主者,昼寝而杀幸姬,他如吕伯奢、孔融、杨修、董承、伏完辈,无不一一屠戮,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其心之黑亦云至矣。次于操者为刘备,备依曹操、依吕布、依袁绍、依刘表、依孙权,东窜西走,寄人篱下,恬不知耻,而稗史所记生平善哭之状,尚不计焉。其面之厚亦云至矣。又次则为孙权,权杀关羽,其心黑矣,而旋即讲和;权臣曹还,其面厚矣,而旋即与绝,则犹有未尽黑未尽厚者在也。总而言之,曹之心至黑,备之面至厚,权之面与心不厚不黑,亦厚亦黑……之三子,皆英雄也,各出所学,争为雄长,天下于是乎三分。

  整本书,都是一些诸如此类的议论。那时,我是多么喜欢这些论辩呀。我自己读,还推荐给同窗好友读。

  陈远的书里引证了我的口述自传《小书生大时代》里面的一个材料:1948年友人何金铭兄给我的信,信中说:“这位李宗吾先生虽是愤世嫉俗,有所感而作书,但我觉得未免过火了。泼辣的讥讽是不好的,因为这近乎骂街……”陈远在引证了金铭兄的这信之后接着写道:“朱正在书中没有说到自己当时对于《厚黑学》的看法,大概跟他的这个笔友的看法类似。”这个推论是不确的。

  李宗吾把他的厚黑学称为“厚黑史观”,自许甚高。其实不过是有人评论过的那样,只是《东莱博议》一类的文章,是一种思辩的游戏。远不足以号称一种“史观”。假如说,历史上的成败只是取决于面厚心黑的比赛,面最厚心最黑者获胜,而讲操守讲道义的人,也就是面不厚心不黑者失败。那么请问:蔡锷在云南起义打破了袁世凯称帝的计划,是不是因为蔡锷比袁世凯面更厚心更黑呢?一个历史人物的个性乃至癖好、道德面貌,往往给历史进程带来或大或小的影响,唯物史观也是承认这一点的。一个不讲原则不择手段的活动家也往往有更多获胜的机会。但是想只用面厚心黑这一个条件来解释全部历史,是绝对办不到的。

  正如金铭兄说的,这是一本愤世嫉俗的书。从陈远写的这本传记中,我了解到了这位“厚黑教主”的生平经历。他是看到了官场上那些卑鄙无耻、趋炎附势、居心险恶、手段毒辣的人,十分痛恨,又没有办法去对付他们,只好写出这么一部书来揭露他们的老底,指出他们之所以能够无往而不胜,所凭仗的不过是“厚”、“黑”二字而已。所以,这是一本谴责的书,一本讽刺的书。它谴责、讽刺腐败的官场,谴责、讽刺那些不要脸的没良心的却在官场上吃得开的人物。

  陈远的这本书中,还征引了李宗吾的《迂老自述》、《厚黑丛话》等著作,以及张默生的《厚黑教主李宗吾传》等书,使我对李宗吾的思想有了更多的了解。例如,他在《厚黑丛话》中说:凡人在社会上做事,总须人己两利,乃能通过行碍。孔孟的学说,正是此等主张。……叫儒家损人利己,固然绝对不做,就叫他损己利人,他也认为不对。

  观于孔子答宰我“井有人焉”之问……就可把儒家真精神看出来。此等主张,最为平正通达。李宗吾所举的例证,见于《论语•雍也》篇: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这就是说,有人掉到井里了,孔子认为应该去设法救他,可是不赞成跟着跳下去。李宗吾认为这是“最为平正通达”的主张。我想起鲁迅在《我之节烈观》里说的一句话:“道德这事,必须普遍,人人应做,人人能行,又于自他两利,才有存在的价值。”陈远认为,李宗吾这一见解是“表达了个人主义的声音。与诸多借助于西方语境的个人主义声音不同的是,李宗吾再一次把老祖宗的思想资源作为自己论证的材料,虽然他没有明白地提出个人主义这一个词”。

  从这样的一种看法出发,陈远把厚黑学在思想史上作了这样的定位:如果把李宗吾的厚黑学中的“厚”视为“隐忍”,“黑”视为“坚毅”,厚黑学未尝不能视为要求个人独立的先声,何尝不是在个性萎靡的时代发出的启蒙之光?只不过,李宗吾的厚黑学的缺陷在于缺少一个合理的限制,那就是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在“法”的框架之内,不过用法律的眼光去评判先人显然是超越了历史的语境,当时没有多少人具备法律眼光。

这当然是一种新的视角,可以供大家思考的。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