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陈夏红: 能与默生试比高  

2008-06-30 14:16: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与默生试比高

                ——评陈远著《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新传》

 

 陈夏红

 

李敖先生在北大演讲时,曾提及这么一个事实:他所著的近百本书,至少有九十六本被台湾当局禁止发行,只能在地摊上辗转传阅。在我看来,尽管盗版、私印等不合出版法规,但盗版、私印的大量出现,正说明这个“出版物”有着庞大的读者群和市场,否则精明的盗版商是不会铤而走险的。几十年来,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正是在这样一个难登大雅之堂的发行渠道中才得以流传下来。李宗吾的读者们大约都是想学点厚黑学,以便在尔虞我诈的社会中有所斩获。

 

 但是,正如《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新传》的作者陈远所发现的那样,“20世纪众多知识分子,没有人能像李宗吾一样,在民间产生如此广泛而深远的影响;也没有人像他一样,在知识界如此长期地被忽略与误解。”(陈著,第2页)从这一点上来说,不管“新传”到底有没有新意,仅就其洋洋洒洒写出人人心中所有、人人笔下所无的李宗吾,你就不能不佩服陈远的学术敏感与历史眼光。甚至可以这么说,写出一个具体而生动的李宗吾,给李宗吾的善男信女们树立一个可爱亦可憎的精神偶像,这本身实在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但是说实在的,陈远的精神固然可嘉,他注定要为他的选择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为什么呢?仅仅因为在陈著之前,已经有李宗吾本人留下来的带有自传性质的《迂老自述》、《我的思想统系》,另外还有张默生所著《李宗吾传》(具体包括《厚黑教主别传》、《厚黑教主正传》、《厚黑教主外传》)。对于写人物传记而言,我想比较容易的写作状态不过如此:或者传主本人的直接、间接资料很多,都可以依据这些资料做客观述评,作者的功力体现在对史料的取舍中;或者传主本人的直接、间接史料很少,那么作者根据边边角角的史料做传,作者的功力体现在对于史料的爬梳中。而人物传记比较难写的,就是直接、间接史料不多亦不太少,作者的写作受制于已有之不完全的资料,而很难有更新的发现,这样写作出来的东西就欠缺点新意。陈远的难处正在这里,李宗吾的自传性文章、张默生和晚年李宗吾交往而形成的类似“口述传记”比较常见,但是此外却更难有其他发现,包括前人对传主的研究,人物传记说穿了还是史料与史识的学问,史料有限,纵然史识才高八斗,恐怕做出来的传记也不能学富五车了。从这一点上来说,陈远的《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新传》让人眼前为之一亮的地方亦在于,陈著依据李宗吾、张默生提供资料的脉络,又找到了其他资料如自贡市李宗吾学术研究会2004年编印的《李宗吾研究》创刊号等,使得读者对陈著自然地产生一种期待。

 

那么,陈著到底新在哪里呢?不才看来大致有这么几个方面:

 

其一,在陈远笔下,李宗吾成为民国思想史上与其同代相比有别却又不可缺的思想家。张默生所著《李宗吾传》缘于其得天独厚的条件,获取了大量后人无法获取的鲜活的史料,但此亦很大地局限了他的眼光,使得他基本上只能做到就事论事,就人论人,就李宗吾论李宗吾。而在陈远笔下,显然多了一项内容,那就是从思想史角度,对于李宗吾与同时代的陈独秀、胡适、毛泽东等前后左右的人物做了一定程序的比较研究。其比较的方法乃至结论可能还有许多可以商榷的地方,但其思路本身无疑是比较新颖的。

 

其二,在陈远笔下,李宗吾成为民国教育史尤其四川地方教育史上一位重要的人物。张著对于事实的罗列倒也详细,但是其记叙平铺直叙,缺乏历史的长远与深邃。陈著第三部分专门以涉身教育之李宗吾思想转变的关键点、吊打校长其案、李宗吾挨打、李宗吾的教育思想等几部分,比较全面地勾勒出了李宗吾在民国教育史尤其四川地方教育史中的轨迹。

 

其三,由于新资料的发掘,在陈远笔下,李宗吾的诸多事迹有了更为详细记述与描写。如李宗吾被打一事,张著只有五六百字的篇幅,叙述蜻蜓点水,一笔带过,而在陈著中,则参考笑蜀先生在刘文彩研究中对于李宗吾被打一事背景及过程的研究,再结合张默生已经勾勒出的概况,做了异常精彩的描写。正是在这种对于前人以及同时代同人研究成果的参考,陈远笔下的李宗吾则有了更广阔的历史背景,读来以小见大,发人深省。

 

李宗吾自述其厚黑学来源于八股文法之截搭题,而陈远对于李宗吾与陈独秀、胡适等的比较研究也可以算是一种“截搭”吧。李宗吾自述如黄敬临、雷铁厓等好友可做“配享厚黑庙”的人,我想陈远也是有此“配享厚黑庙”资格的吧,不为别的,就为陈远通过其《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新传》对于厚黑教主思想与人生的再一次传播。

 

                     2006年8月14日凌晨于昌平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