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潘采夫:独持偏见,一意孤行  

2008-07-05 19:00: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持偏见,一意孤行

           ——被误读与被冷落的李宗吾

                      潘采夫

      

    在二十世纪中国思想史和文化史上,李宗吾是个人物,也是个大有争议的人物。在大众层面,他是首创了“厚黑学”拥有海量粉丝的厚黑教主,人人读厚黑,人人行厚黑,而人人骂厚黑,于是李宗吾既成就了大名,又背负了“伤风败俗”的恶名。在思想层面,他反孔孟,反儒教,批判专制社会,设计教育制度,著有《我对圣人之怀疑》、《心理与力学》等力作,却曲高和寡,知音寥落,尝尽了被冷落,被忽略,被边缘化的苦楚,以至于处于“书红人不红”的境地,为其做传者,不过二三人。

    青年学者陈远志在打捞思想史上的失踪者,他在新著《李宗吾新传》中给了传主相当的评价,将其誉为“民间思想史上第一人”,与“五四”同期的启蒙思想家,并称李宗吾的厚黑学为要求“个性独立”的先声。这些论断颇有新意,是值得细细讨论的。

    李宗吾的厚黑学可用一句话道来,“古之所谓英雄豪杰,不外面厚心黑而已!”“当今之士,非脸皮厚,心子黑不可!”厚黑一词,人人心中皆有,人人笔下皆无,因此“厚黑”一出,天下叹服。堪称“厚黑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类似的例子有吴思发明的“潜规则”一词。

   《厚黑学》一书,是李宗吾愤世嫉俗之作,旨在点破历史的真相,揭穿英雄豪杰的真实嘴脸,这已是智者的共识。厚黑非从李宗吾始,也不会从李宗吾终,所谓被误读,实是李宗吾为“人心大坏”的社会,为中国的统治者背负的黑锅。

   《李宗吾新传》有一个观点,“李宗吾的早期《厚黑学》为中国本地土壤上生出的个人主义的先声。”并提供论据如下,“如果把李宗吾的厚黑学中的厚视为隐忍,黑视为坚毅,厚黑学未尝不能视为要求个性独立的先声,何尝不是在个性萎靡的时代发出的启蒙之光?”这种说法很有意思,也有创意,但我总觉得稍有牵强。李宗吾之后的著作中,个人主义与个性独立的思想已经明显,而我在厚黑学中并未发现这一点。作者的证据是李宗吾曾表示,因为有了《我对圣人之怀疑》中的思想,他才会发明厚黑学,问题是《我对圣人之怀疑》发表于1927年,而《厚黑学》发表于1912年,即使如李宗吾所说他的《我对圣人之怀疑》实际写于1912年,李宗吾的话也不能作为最有力的证据,对《厚黑学》文本的分析才是最重要的,而《厚黑学》并未证明这一点。

    对于“启蒙思想家”的论断,同样建立在同一个孤证之上,即李宗吾所说,他的《我对圣人之怀疑》实际完成于1912年,由于某种并未说明的原因,发表于1927年,那时五四新文化运动已经过去8年了,吴虞1916年开始在《新青年》上打倒孔家店,1919年提出“吃人的礼教”,如果李宗吾此文在1912年完成,当然是伟大的启蒙之光。但可惜并没有其他证据来证明李宗吾自己的说法。

   但是我猜想还有一种可能性,李宗吾的《我对圣人之怀疑》确实写于1912年,但由于身处四川,处于当时思想学术中心的边缘,没有机会,也没有阵地来公开自己的思想。这是十分可惜的,但愿有新的证据来证明这种可能性。

    对以上两个观点提出自己的疑问,并不代表否认了李宗吾的思想贡献。事实上,他与五四派基本同期,但独立于五四海归派思想家,他是地道的本土派思想家。与诸多借助于西方语境的个人主义声音不同的是,李宗吾将老祖宗的思想资源作为自己思想的素材,与海归派互为表里,殊途同归,所以称他为重要的民间思想家名至实归。但是不是“第一人”,我没有能力作出判断。

   至于李宗吾平生最看重的著作《心理与力学》(其中达尔文主义与克鲁泡特金思想进行了批判)以及《社会制度之商榷》,我只看出了两个字:调和,并未有其他发现。

   被长期冷落的李宗吾思想能够被重新发现和认识评价,青年学者陈远的发掘之功不小。读《李宗吾新传》,也可以看出陈远对李宗吾的推崇,且颇有高山流水之感。这大概与两人类似的经历有关,陈远写道:李宗吾的思想没有成为主流的原因,极重要的原因是他的文化身份,他一直处于文化中心之外的边缘地位。对此,我的理解是,李宗吾不属于“北大派”、“五四派”、“新青年派”等任何一派,不是国民党派,也不是共产党派,没有圈子,没有师承,没有弟子,才导致了思想流传不远。而我熟悉的陈远,同样非出名门,没有师承,也没有被纳入某著名的学术圈子,这种独立治学的辛苦与寂寞,恐怕只有大陈远100年的李宗吾才能深刻理解吧。

   附:读李宗吾的《厚黑学》,总能让我想起苏东坡的《洗儿诗》:人皆养儿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唯愿吾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为何?都是孤愤疾俗之作的缘故吧。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