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陈之藩目无余子  

2008-07-02 09:59:00|  分类: 交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见陈之藩之前,我先见了童元方。童元方是陈之藩的夫人,同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童元方跟我说:“你和陈教授会有共同的话题,他是半个民国人。”

见到陈之藩,我急忙忙先要摄影,他说不忙,下次再拍也来得及,我跟他说:第二天我就要离开香港,走了。

他于是问我什么时候到的,我作答。他像个老顽童:“你来了这么久,才想到来见我?”我赶忙说明原委。

我对他说,我要采访你。他说,不忙,你对我了解多少呢?我先考考你。

然后,开始和他聊,陈之藩说话,信马由缰,绝对不会任由引导。聊天的过程,很开心,但是,有任务在身,我像挤牙膏,一点点挤出我想要的东西。从下午两点,到五点半,关于陈之藩与老辈人的交往以及他对同辈人的看法,我依然不敢说全部了解,但是,这些内容,足以引人入胜。更多的内容,倒是像老朋友聊天。聊天很亲切,他也是河北人,乡音未改,我可以用家乡话和对聊。说到乡音一致的用词,两个人哈哈大笑。

陈之藩目无余子,听他臧否人物,总是让我想到当年与钱钟书对话的石遗老人陈衍。确实,他也有这样的资格。早年即有文章被选入台湾国语课本,由于文章典雅,有六朝文风,几被认为是和梁实秋一辈的古人。早早地在台湾成了偶像式的人物,被誉为大师。他是科学家,如今众多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是他的同侪或者晚辈;他又是文学家,写得一手漂亮非常的小品文,敢说“就是现在,全中国我也不怕谁,比我写得好的不多”这样的话。别人说这话,是狂妄,他说,只是让人觉得平实。

我要走了,向他告辞,他说:“这就要走了?我们才刚开始聊。下次你来,不要打电话,直接推门,我在,我们就聊,不在,你就走。”那一刻,我觉得老人有些寂寞。就像他在《寂寞的画廊》中说得那样:“永远不朽的,只有风声、水声与无涯的寂寞而已。”

童元方说,看陈之藩的《王子的寂寞》,读到末代皇帝溥仪,打电话时,说的是:“来者可是杨小楼吗?”想笑不易笑,哭又哭不出来,没有比这句子更悲凉的了。我告辞时看陈之藩先生的神态,不知怎的,竟然想到了这个情景。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