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零:替人读书  

2008-06-10 15:32:0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零:替人读书

陈远

李零这几年一直处于文化界的风口浪尖上:2005年,出版《花间一壶酒》,获奖无数,从那时起,李零开始走出学术圈,面向大众;2006年,出版《兵以诈立》,继续迎来掌声一片,继续获奖无数;2007年,在一片《论语》热中,李零不紧不慢地拿出了《丧家狗》,虽然李零说自己无意引发什么争论,但是书一出版,还是引起轩然大波,一时之间,掌声与板砖齐飞。

此时的李零,却躲进小楼,开始酝酿《我们的经典》。前不久,《我们的经典》推出《去圣乃得真孔子》和《人往低处走》两本。一本关于《论语》,一本关于《老子》。

我的老师曾经把藏书家江晓原的一段话会通如下:对我来说,有的人,不管写什么东西,我都愿意读。我理解老师的意思,但是却有点不同的体会。比如说,我很喜欢李零,但是对于他的书,我却不是什么都愿意读,李零早期的简帛古书与学术源流以及方术考方面的著作,我就连碰都不敢碰,看不懂。

我的体会,读书,还是依着自己的性情来,最为相得。

1

言归正传,说李零的书,先说《去圣乃得真孔子》。去年夏天,李零沿着孔子走过的路,跑了24个县市,行程6000公里。李零说,这种经历“为本书提供了很多新线索、新思路,特别是空间感和时间感”。

与《丧家狗》相比,此书的“空间感和时间感”无疑是更为凸显。上篇的纵读,就是伴随着李零在山东的行程展开,李零每至一处,必先考察此地曾在《论语》的什么地方提到过,和孔子有很联系。我读此书,就仿佛打破了时空的限制,跟随孔子故地重游。

不过,比较起来,我还是更喜欢《丧家狗》。读《丧家狗》,能从其中感受到李零鼓荡不平的心气,能从其中感受到孔子的情绪。但是这一切,在《去圣乃得真孔子》,我都看不到。如果把《丧家狗》和《去圣乃得真孔子》比喻成两幅风格各异的画,那么我觉得,一幅是泼墨的写意,一幅精细的工笔。孰优孰劣,不好评定,不过,我喜欢写意胜过工笔。工笔只要功夫到了,想做好并不难,写意则不同,需要天赋。当年白石老人作画,常常工笔和写意结合,在其留下来的作品中,就有一部分只画了工笔,写意部分本来是打算精神特别好的时候再下笔。“丹青难写是精神”,我觉得,这道理同样适用于人文社科的写作。

李零说,“现在这本书,是《丧家狗》的续篇,它和前书不一样,不是通读,而是精读。”按理说,作者说话最权威,不过,我却觉得,《去圣乃得真孔子》更像是为《丧家狗》做得准备工作。精读要在通读之后没错,不过,精度之后,在进行一次通读,才会高屋建瓴。

《丧家狗》给我的感觉,就是高屋建瓴。

李零给书起的副标题是《〈论语〉纵横读》,在序言里,李零讲了纵读法和横读法。书的结构也根据这两种读法展开。这样的体例,并非李零首创,1924年出生在安徽豪县的夏传才先生,写过一本《论语讲座》,结构就是这样,只是,夏先生没有提出“纵横读”这个概念。

具体到书的内容,不想多说,只是想说,李零在替人读书,任何人读《论语》,只要舍得下功夫,读到这个程度,不是什么太难的事。

我读《去圣乃得真孔子》,觉得最好看的,是李零写在前面的自序,虽然,我不是完全赞同,去年《论语》热的时候,我写过一篇《〈论语〉热,何处最吃紧?》,带着文章中的疑问来读李零这本书,多少有些失望。

2

再说《人往低处走》。我对老子的兴趣要比对孔子晚,上了高中才开始读《道德经》。用的本子也很简单,没有注释,只有原文,以至于我连版本都不记得。多少年来我就这么读《道德经》。读了很多遍,老子对我,还是朦朦胧胧。

比如说,老子和孔子谁先谁后的问题,胡适说:老先孔后,冯友兰说:孔先老后。那时候总觉得书上说的就是对的,一下子就犯了难,听谁的好。后来读书多了,在知道,读书这种事,不能把哪个人说的当成定论,要独立思考。

明白了这一点,再去看关于《老子》的书,才庆幸自己读《老子》的时候是一张白纸,可以不受干扰的自己的思考。

李零讲老子,从架构上讲,跟《去圣乃得真孔子》出入比较大,《去圣》是打乱了读,讲老子则是按着顺序来:每章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大义”,有点像翻译,也不太像翻译,李零只是把意思点到为止;另一部分是“讨论”,在这一部分里,李零着重梳理《道德经》中的难点概念并以帛书甲本考辨各种版本。

与众多研究者不同的是,李零除了阐发《老子》消极无为、飘然出世的一面,还注意到了《老子》另一面,他称之为帝王术。李零为何如此界定《老子》的另一面,我不是特别明白,大概跟古代帝王们普遍“外用儒术,内用玄黄”这个因素有关。而我则觉得,与其说《老子》的另一面是帝王术,倒不妨说是老子的积极面。我们不要忘了,老子最喜欢讲一正一反、一阴一阳,只讲老子的无为,不符合这种对比强烈的辩证法。老子讲“无用”,其最终目的,还是“用”,所以才有“无用之用”。

有一次和朋友聊起《道德经》,朋友说,他理解的“道”,就是名,“德”就是利。道和名,同属形而上,德与利,同属形而下。一部《道德经》,就是一部名利全攻略。我倒是觉得,朋友的说法颇有几分道理,在老子的时代,老子没有那么玄,老子是被后人搞玄的。我们现在读《道德经》,不要忘了,老子也是人。

李零的书,对于这些方面,涉及的少。

李零说:他写这些说,是希望给当下的传统热泼泼冷水,其实,没有哪个人向李零这样跟传统文化较真,不较真,才会跟着瞎起哄。通读这两本书,很学术,又很通俗易懂,可以作普及本,李零所做的,不过是替人读书,希望人们认真地对于我们的经典。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