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与唐德刚先生谈历史  

2007-07-19 07: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唐德刚先生谈历史 - 陈远 - 陈远的博客
 
唐德刚先生手迹
陈远问:    

一问:在《晚清七十年》一书中,您提到中国史学有三大主流,第一是从往古的左丘明、司马迁到今日在台湾的钱穆教授,这一脉相承的中国传统史学;第二则是在今日大陆一枝独秀的马克思主义史学派,第三则是由十九世纪的西方汉学逐渐现代化和社会科学化而形成的“现代西方史学”,您把自己划到哪一支中呢?

 

二问:说到流派,不由得就想到师承,您是胡适之先生期许颇深的弟子,您自己在著作中也屡屡提到“胡适老师”。在您几十年的治史生涯以及您的著作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史学方法论,能谈谈您在这方面的心得吗?您觉得您再多大程度上是继承了适之先生,在多大程度上是自己的创新和发展?

 

三问:关于胡适晚年的学术选择,比如说考证《红楼梦》与《醒世姻缘》,又比如说不遗余力的搜集《水经注》的各种编本进行考证,走的基本上是乾嘉学派考据实证的路数,与其早年的学术选择大相径庭,因此也遭到时人与后人的不解。但是我却以为适之先生的这种选择,更加贴近学术本身,这种选择的背后其实包含着适之先生对自己学者角色的期待,在这种角色期待背后的潜在意识则是:适之先生希望为当时的学术界建立一种范式,那就是学者可以关注现实并抱有现实情怀,但是在以学者这一角色进行治学时,必须保持价值中立,必须“为学问而学问”。您对胡适晚年学术路径的选择怎么看?

 

四问:下面想和您聊聊口述史方面的话题。目前在中国内地,您拥有为数众多的读者,您的名字几乎就史口述史的代名词。在您所做过的众多大人物中,哪位在口述过程中让您感到最酣畅淋漓?哪位让您感到难以为继?

 

五问:我觉得,经过修饰的文字往往具有极大的遮蔽性和欺骗性,也就是说,我们所接触到的史料,或多或少都是失真的,而口述有时则可以纠正这种失真。但是如果口述人的口述与现存史料有出入时,您是如何判断究竟何者才是真实的呢?

 

六问:您怎么看到口述史的前景?它究竟是史学研究的康庄大道,可以改变史学研究的方法和途径?还是一条羊肠小道,必须依附于旧有史料才可以进行?

 

七问:阅读《晚清七十年》时,我有个感受,不知道对不对。我觉得,在您看来,中国一百多年以来,一直处在转型当中。如果我这种说法可以成立的话,那么在您看来,那一段时期的转型比较成功?哪一段时期是应该定型而我们却失去了机会?

八问:如果让您在自清末民初以来逝去的史学家中,推荐三位最值得后人学习借鉴的史学大家,您会推荐谁?如果推荐三位在世的史学家,您又会推荐谁?

 

唐德刚先生一答:

陈远先生:

谢谢来电。弟因久病,日常所用的中英文电脑皆失灵,写字手也抖个不停。前天又跌了一跤,弄得卧床不起。迟至今天才恢复一点。就勉强涂鸦。实不得已也。务乞原谅。

兄所垂询各条,弟即用原号码分列于后。弟如未写清楚,盼打电话,我们再谈。

1:关于历史学派,原无定论。弟则选择所谓“三派”吧。至于我自己属于何派?老实说,治史数十年,却不敢附骥,乱找师承。为说话方便计,就无中生有,说是第四派,算是综合三家、采长补短的现代派吧。弟在课堂里对学生言明,此派上不见踪影,就姑妄言之吧。

3:胡老师是不世出之才,十项全能。早年搞民主也是“逼上梁山”。搞《水经注》只是一种“嗜好”。

4:关于“口述历史”,您对我的过奖之词,我绝不敢当。病中简答乞正。

“口述历史”并不是美国货,它是中国最优良的史学传统之一。《史记》中最好的篇章,几乎全是作者口述的。“鸿门宴”和“荆柯刺秦王”都是世界史学上的经典“口述”,也全是正宗“国货”!

哥大口述史的始祖纳文斯教授看到新发明的录音机,一时灵感大发搞起来的。我那时在哥大当助教,才被召入伙的。想不到竟干了一辈子!陷身此行,一干就干了一辈子,言之可叹。

5:口述史料与笔述史料,本质上有多大区别,我不敢乱说也。因时而异耳。至于“口述”与“笔述”异同何在,那就标新立异的说不尽了。

6:我看口述笔述基本相同,说他们同与不同,都是说不尽的,只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罢了。

7:足下所言,正是我的意思。中国历史上的生活方式,是千年不变的。鸦片战后(1842),忽然大变特变,甚至是“十年一变”。这“十年一变”至少要变二十次(两百年,1842-2042),大致才能变完,国家社会恢复安定,就天下太平了。何以如此?那就说来话长了。

8:中国政制,十年一变,史学亦然。第一段我选出三人,他们是已故的胡适(历史哲学)、陈寅恪(历史史通)、顾颉刚(古代史)。后三雄我推荐何炳棣、余英时、吴相湘,以知名海外为主。

 

唐德刚先生二答

陈远先生大鉴:

暮年握笔,耳脑争鸣,障眼有纱。初以为勉力作书,或可改善,孰料每况愈下,几至失明。此信只好请老伴代书。内子吴昭文,台大法学院毕业之后,曾通过政府高等考试。嗣留美再获硕士学位。反台在学政界,本可前程似锦,不幸滞美误嫁老朽,沦为儿女乳媪,甚为可惜。然渠小楷秀丽,文笔超群,儿女成长之后,老妪终是人材。如今就她代劳。以下就由她代做记录吧!弟在病中无法执笔,亦不得已也。万请恕之,幸甚,幸甚!!

唐德刚答第二问如下:

禅宗六祖的学生或问半山和尚曰:“汝肯先师也否?”和尚答曰:“半肯半不肯。”问者再问曰:“何不全肯?”和尚答曰:“全肯则辜负先师也。”一次在胡家,某台湾访客亦以相同问题问我,我即以相同言语回答。全堂宾客闻之大笑,说我在老师面前开这样玩笑。我说这故事是老师自己说的,胡老师在一旁也为之点头大笑不已。

胡适先生本人基本上乾嘉学派的后起之秀。据他自己说他之成为现代学术的尖兵,是他在康奈尔大学翻大英百科全书谈考据专章,忽然灵感大发,偶然搞起来的,不意竟成终生的兴趣。

胡先生的第一篇考证文章《诗经言字考》颇受蔡元培之赏识。我自己平生所写的第一篇考据文章《中国郡县起源考》就是受他的影响下笔的。东施效颦,言之可笑。我自选的论文导师是顾颉刚先生。顾是胡的学生,后来我又做了胡老师的学生,胡氏开玩笑地叫我“小门生”。我个人所受胡门的影响是很大的,但不是全部,我对胡老师也是“半肯半不肯”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