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宗吾新传》连载:第一章:愧对子由  

2007-06-21 09: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愧对子由

   人上一百,五艺俱全;人上一亿,千奇百怪。四川是中国第一大省,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按人口比例,也应比小省的人才出得多。量中求质,四川的好人、坏人、奇人、美人都往往在全国“盖帽”。且说当代,四川第一好人,就是全国第一好人。谁?“小平,您好!”盖了帽喽。

  再举四川好人,文学大师巴老如何?他老人家是文革后提倡说真话,且有忏悔诚意的代表人物,可钦可佩。文革前呢?大文豪郭沫若也是四川人,此公有两个“盖帽”:20年代宣称叛逆精神之最,50年代渐变为文化悲剧之最。四川人变化两极的幅度惊人,可悲可叹。我早年喜欢四川同乡郭老的青春叛逆,现在敬仰四川同乡巴老的晚霞真诚。

  我与余秋雨笑谈:你们上海文坛圣者巴老,是我们四川老乡。还有,黄浦外滩的上海市长巨大塑像,也是我们四川人陈毅啊!共和国十大元帅,四位说川话。四川人文武全才,文到魁首,武到元戎。

  众所周知,大画家张大千是四川人。但世人罕知,还有一位四川人陈子庄是“梵高”式的大画家。他生前受尽政治运动折磨,穷困潦到,沦为街头苦力,死后才被国内外画坛发现其作品的巨大价值。

  还有一位四川自贡人,幸好只活到花甲之岁得以善终,如果活到古稀之年必定惨死!此人便是“厚黑教主”李宗吾。他佯狂创建“厚黑学”,戏言与儒教孔子、道教老子、佛教释迦牟尼并列。其愤世嫉俗的揭露批判影响,到下个世纪仍有生命力。不仅传播全国,还覆盖海外华人社会。

  再想一想:现在还有哪些四川人在全国“盖帽”?啊!影后或称“妖后”刘晓庆;首富或叫“首骗”牟其中;武林大师或“夸大之师”海灯,以及其高足严新;其同乡胡万林……三教九流,十妖八魔,褒也“盖帽”,贬也“盖帽”,奇奇怪怪的四川人!

  呵呵,谈笑间,樯弩灰飞湮灭!

四川鬼才魏明伦在这篇《奇奇怪怪四川人》中说到的“厚黑教主”李宗吾,是我这本小书的传主。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知识分子当中,李宗吾不是具有代表性的一个,但却富有典型性。他最初的理想,大概是投身革命,但最终半途而废,他一度想跻身学界,但是时代却没有给他一个机会。他大概无心做一个思想者,但是富有强烈的独立意识的却在无意中发明了厚黑学,厚黑学又在无意中流布,然而在正统的思想史上,从来也没有他的一个位置,于是他成了一个思想史上的失踪者。在两千年来思想史上的失踪者中,他是一个典型代表。在他所处的时代里,他是一个畸形的人物,在他身后的世界中,也没有多人真正的了解了他。要研究民间思想史,李宗吾是一个意味深长的个案。

李宗吾,四川富顺自流井人(今属自贡市),生于1879年3月3日。父亲最初给他起名世全,后改为世铨。1894年自己改名为李世楷,字宗儒。随后又改为李宗吾,遂以此行。

在李宗吾的自传体文章《迂老自传》中,他这样写到:“我父生于道光乙未年八月,光绪乙亥年八月,满40。我生于己卯年正月,正是我父闭户读书时代所生的,故我天性好读书。世称:苏老泉,27岁,发愤读书。苏老泉生于宋真宗祥符二年己酉,仁宗明道二年乙亥,满27岁。苏东坡生于丙子年十二月十九日,苏子由生于己卯年二月二十二日,他兄弟二人,正是老泉发愤读书时代所生的。苏老泉27岁,发愤读书,生出两位文豪;我父40岁,发愤读书,生出一位教主,岂非奇事?我父同苏老泉发愤读书,俱是乙亥年,我生于己卯,与子由同,事也巧合。东坡才气纵横,文章豪迈,子由则人甚沉静,为文淡泊汪洋,好黄老之学,所注《老子解》,推古今杰作。大约老泉发愤读书,初时奋发踔厉,后则入理见身,渐归沉静,顾东坡子由二人,禀赋不同。我生于我父发愤读书之末年,故我性沉静,喜读老子,颇类子由。惜我生于农家,无名师指点,为学不得门径,以是有愧子由耳。”

厚黑教主的这个“有愧子由”值得注意,因为他的“愧”有点没有原由,跨历几朝几代的巧合若让李宗吾感到有愧,也未免过于牵强附会。但是我说值得注意,是因为后世——不识其贤者,以为他是又黑又厚的小人;识其贤者,则以为他是狂妄不可一世的狂生——鲜有识其全者。其实,无论李宗吾抑或其他别的名人,都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一样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一样有普通人的悲欣交集。只不过后世写传者,或为传主塑造光环照人眼目,或为传主涂抹油彩扮成小丑,把活生生的人变成一个毫无个性的标签,目的无非只有一个,就是让人不识传主庐山真面。视李宗吾又厚又黑是误读,视李宗吾佯狂,同样也是误读。因为这个世人眼中佯狂的李宗吾,骨子深处实实在在有一些自卑的成分存在,否则便不会拿跨越千年的古人附会,不了解这一点,便不能了解厚黑教主“狂”的来处。这一点在后面的章节还会叙及。

一个人的家世会对这个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很难确凿的说清楚。大学者潘光旦曾经专治谱牒,其中应该有道理在。但是从远祖一直追溯到这本书的传主李宗吾对于这本书来说显然毫无意义。所以姑且割弃,但是李宗吾说:“我生在偏僻地方,幼年受的教育极不完全,为学不得门径,东撞西撞,空劳心力的地方很多很多,而精神上颇受我父的影响,所以我的奇怪思想,渊源于师友者少,渊源于我父者多。”(李宗吾《迂老自述——厚黑教主自传》)他的父亲,自然不可不说。

李宗吾的父亲名李高仁,原来在外学做生意。李宗吾的祖父李乐山去世之后,便从外面回到故乡务农,与妻子共同操作、终日勤劳,因此家道逐渐富裕,到后来又能购置田产,算得上是小康之家。不料在他40岁那年,竟因劳成疾,医生让他赶紧把家务丢下,安心静养,“否则非死不可!” 李高仁于是把家务完全交给妻子处理,自己则专心养病。在他专心养病期间,才有了大片空闲,也才得以看起书来。李高仁先从三国演义列国演义看起,后来又看四书讲章。以其子推断其父,这李高仁也要好学深思的人,这看来看去,便从书中看到一个“书即世事,世事即书”的道理来。(这个道理到底是李仁高看书得来,还是李宗吾在叙述自己身世时总结出来的不得而知,根据目前的材料所示,应如上所述。)明了这一点之后,李高仁其他各种书都不看了,只看三本书:一是《圣谕广训》,康熙时曾颁布《圣谕》十六条,雍正时于每条加注释,称《圣谕广训》,颁行天下时后附《朱柏庐治家格言》;二为《刿心要览》,但是李高仁看的并非全部,而是其中一本,“我查其卷数,是全部中之第三本。中载古人名言,分修身、治家、贻谋、涉世、宽厚、言语、勤俭、风化、息讼九项,我父呼之为格言书”。三为杨椒山参严嵩十恶五奸的奏折,后附遗嘱(是杨椒山死前留给儿子的,所写的都是居家处世之道)。据李宗吾《迂老自述》中说,李高仁在去世的前几天,还在看这几种书。李仁高所读的这些书,大多为处世之道,与之后李宗吾所著的《厚黑学》显然存在联系。不过,李仁高对于儿子的影响显然不止这些曲折而又隐秘的联系,更直接的联系随后在第四章里还会写到。

顺便说一句,李宗吾虽然出生在四川,但他的祖籍并不在此,其祖上为广东嘉应州长乐县,于清代雍正年间迁至四川富顺自流井(今属四川自贡市)。广东人祖宗观念及乡土观念十分厚重。据说外省人来川,常常被本地人欺凌,所以李家自迁蜀以来。曾经相约:凡广东姓李的人家,成立一会,叫做“棒棒会”,有人受了欺负,“棒棒会”就一起同那欺负人的去拼命,那种情形,跟若干年前北京的“浙江村”无异。后来因有人说棒棒会是违法的,才改立宗祠。广州人入川,嫁女娶媳,必须选择广东人;偶然破例娶本地女子入门,也要本地女子学说广东话。否则便视为出卖祖宗。李宗吾兄弟姐妹九人,都是和广东人结亲。研究李宗吾的人,除了在地源关系上应注意李宗吾出生于四川,也不应该忽视李宗吾在广东血缘关系上的一脉相承。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