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说过余英时支持于丹吗?  

2007-04-24 13: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我写了一篇《从儒学的内在理路谈于丹产生的必然》,刊出后,一位叫“肖鹰”的先生出来说话。文章的开头说我那篇文章“流传甚广”,我看了,不仅得意,而且忘形,要不是肖先生提醒,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文章有那么多人看。但是看完了肖鹰的文章,哑然失笑:我何时说过余英时支持于丹了?

肖先生说我那篇文章“虚实相生”,“迷惑”了不少“学者专家”。这让我又仔细看了几遍拙文,似乎没有什么歧义。我只是沿着余先生的思路,去说出我自己的结论,“铁律”云云,完全是陈远创见,我如是想,如是说,仅此而已,与余英时先生无关。并且,如果余先生说话那样的话,那也就不用陈远来多嘴。而我说于丹的出现是一种必然,这里的于丹,并非一个实指的人,而是一个文化符号,所以才会有“即使没有于丹,也会有王丹、刘丹出现”那样的说法。最近李零先生出了一本《丧家狗》,是从训诂的角度来解构《论语》,恰恰印证了我“儒家思想的一个循环圈”的说法。

至于余先生在《现代儒学的困境》对于儒学境况所作的分析,一方面是历史学家的“铁面无私”:儒学的境况竟然是如此不堪,另一方面,其实也包含了余先生的文化情怀,在他的内心里,实在有盼望儒学重新振兴的局面出现。这一点在余先生的另一篇文章《尝侨居是山,不忍见耳》中体现的淋漓尽致,肖鹰先生不妨看看。

于丹现象闹得沸沸扬扬,我想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说点题外的话。于丹暴得大名之后,各种非议随之而来,这里面大多是“知识分子”,在于丹面前,这些“知识分子”的宽容、多元的理念似乎一下子都不见了。而我觉得,多元比一元好,多种说法比少种说法好,在文化上尤其如此。“知识分子”不能在自己受了气的时候才说宽容和多元,一旦发现“异己”,就显现出文化上的“傲慢与偏见”,甚至出现频频使用语言暴力,恨不得让对方一下子销声匿迹,比如“十博士”让于丹在《百家讲坛》下课的举动。这样的言辞与举动不仅有失“知识分子”的水准,而且跨越了知识分子的底线。有了这样的思路,如果再有个文化官员的位置,《宪法》上“言论自由”的条目,恐怕就是骡子的那个东西——摆设了。

我的话讲完了,再讲个小故事,说有个人受了委屈,去和苏格拉底诉苦,苏格拉底说:“如果有个驴子踢了你一脚,你会生气并且踢他一脚吗?”那人随之释然。对于肖鹰先生的文章,我本来无意回应,但是忽然想到这个故事,赶紧写了这篇。“余岂好辩哉,余不得已也”。肖鹰先生,千万别再误会,我没有说你是驴子,苏格拉底更没有。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