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何兆武的悖论  

2007-03-19 09:5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先生的书总是能轻而易举把我阅读的目光吸引过去,并且打动我。这一次,吸引并打动了我的是何兆武先生口述、文靖纪录的《上学记》。书出版之前,就在《读书》上读到葛兆光先生为此书的序,读到文章中说的2001年清华大学曾经试图为何先生举办一个八十寿辰庆祝会的逸事,老先生把家门锁上一个人飘然离开的镜头一下子在我的头脑中定格。书一出版,各种评论蜂拥而至,众多的声音都集中在“那一代的知识分子”这一关键词上。必须承认,在阅读之初,也是这一点打动了我。但是让我思考的是还不仅仅是这一点。让我感兴趣的是在这本书中体现出来的何先生的悖论。在何先生的叙述中:从小我就有一个印象,政治是非常之黑暗、复杂、肮脏的东西,一定要远离政治,父亲也是这样告诫我。纵观何先生的一生,也确实如此,一直保持了纯粹的学人本色。但是在这本《上学记》当中,却偏偏不是如此,比如说到清华为吴晗先生树像,谈到对冯友兰先生的评价(在宗璞先生的回应文章中曾经指出何先生的记忆有误,评价是个人的事情,但是对于史实有必要核实),还有还有……这些评价,偏偏又是政治的。我之所以对于这一点感兴趣,是因为我觉得这不是何先生一个人的悖论,而是当下全体知识分子的悖论,只有知识分子从这个悖论中走出来,我们的文化学术才有可能出现韦伯式的知识建构以及精神建构。

    另外一点让我感慨的是,在众多对于这本书的推崇声中(这么说,不代表我不喜欢这本书,相反,我喜欢得很),多是集中在何先生身上(我并非不尊崇何先生,事实恰恰相反),但是却缺少了对于记录者文靖的评价。前两天看到《南方周末》缪哲先生对于这本书的评价,说到对于署名“文靖撰写”的“撰”表示不解。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很理解这个“撰写”:聊天是随意式的,而行诸文字,又是另外一种情况。而且,何先生常常说:“人生一世,不过是把名字写在水上”。从这句话上体现出来的境界,若非有文靖的努力,这本口述历史也许就不会面世,而我们对于那个时代的记忆就又多了几分苍白,从这个角度上,我们应该感谢记录者文靖给我们提供这样的文本,无论她是否有此意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