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谈谈耶鲁的独立精神  

2007-02-15 07: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远    
 
就像在中国谈到大学绝对不可绕开北大与清华一样,在美国,如果谈大学,则不能不提及哈佛与耶鲁。哈佛与耶鲁是美国最为古老的两所大学,哈佛创校于1636年,耶鲁创校于1701年。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美国境内只有这两所大学。三百年来,这两所大学在美国的政治、文化、经济等方面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今天撇开哈佛,咱谈谈耶鲁。耶鲁大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的独立精神。这种精神的养成有赖于耶鲁大学的校长们和全体教授以及学生的集体努力和保持。

    在耶鲁的历史上,有两位校长不可不提。一位是金曼·布鲁斯特(KingmanBrewster)。

    越战期间,美国政府曾下令凡是以道德或宗教理由反战者均不准领取奖学金。当时包括哈佛以及普林斯顿等诸多名校都遵照政府的指示办事。唯独耶鲁大学仍坚守学术独立的一贯作风,继续以申请者的成绩为考虑奖学金的唯一准则,对于政府的规定置之不理。为此,耶鲁大学失去了来自联邦政府的一大笔基金,经济上几乎陷入困境。当时耶鲁长校的就是金曼·布鲁斯特校长。他当时有句话非常意味深长,他说:“最终一般社会上的人士将会了解:只有学校在拥有全部的自治权利,每个教师及学者皆有研究自由的条件下,整个社会才有完全的自由和平等;而这也正是耶鲁的真正精神所在。”

    另一位校长是克雷普(Ciap),在这位校长长校期间,耶鲁大学与康州地方政府关系急剧恶化,州议会屡次想插手耶鲁的管理事务,皆为克雷普校长拒绝。为了维护耶鲁的独立精神,克雷普一直抵制地方政府的干涉,即使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他甚至为了解决“谁控制学校”的问题诉诸法院。为了保持耶鲁的独立传统,克雷普甚至煞费苦心地更改了耶鲁的创校日期,其目的是为了强调在地方政府发给“建校许可”之前,作为私立大学的耶鲁已经存在了。而在美国,私立学校自己具有独立的管理权。至今研究耶鲁的学者对于克雷普校长这一做法的评价仍莫衷一是。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克雷普校长没有使耶鲁独立的传统在他的手中中断。在这一点上,克雷普校长可以说是功不可没。

    在评及耶鲁的独立传统时,孙康宜教授写道:历史是极其微妙的;它在时间的运行中,一边放弃无用的残渣,一边保留与时为新的文化传统。耶鲁的精神就是这样累积而建成的。

    而在笔者看来,耶鲁精神的养成决不是放弃与保留这么简单,有时候,抵抗压力不仅需要勇气,而且需要一种富有弹性的制度,否则这种抵抗只会变为徒劳的抵抗。当然,耶鲁人的勇气也是值得敬佩的。

    在我的阅读记忆里,中国的大学原来也是有这些自由独立的传统的,蔡元培先生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梅贻琦先生的教授治校思想都是这种传统的体现。他们以后的校长都知道这种传统对大学的重要性,也都知道珍惜。可是在一夜之间,这些美好的传统忽然就被背弃了。想起来,真让人无限唏嘘。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