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看那一群风流的人物  

2007-02-01 09: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那一群风流的人物
陈远
    说起南社,对近代史稍微熟悉的人恐怕都会想起“欲凭文字播风雷”的大诗人柳亚子。这位诗人不仅仅是南社的主要创办人,而且因一度与共和国开国领袖诗词唱和而使得柳亚子这个名字在近现代史上格外响亮。说起这一点,人们或许可以发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在近现代史上特别响亮的名字,多多少少都与那位笑傲“唐宗宋祖”睨视“成吉思汗”的开国领袖有一点关系,比方说朱自清、闻一多,又比方说司徒雷登、梁漱溟、马寅初。不过这些人物在伟人的笔下或口中,有褒有贬罢了。

    不过,历史的真实终究不因“伟人”的好恶而发展或者改变,虽然有可能因为领袖的好恶出现一时的偏差,却不会因此而长远失真。如果回到历史的深处去感受近现代文化史在突变之际的表现,常常让人感到意味深长。

    前一段时间,因为写一篇关于老报馆的文章,翻阅了一些史料,竟然发现在辛亥革命前后,京、沪、苏、浙、湘、粤甚至南洋等地的不少报纸,一时之间都被南社社员所掌握。南社建立于1909年11月13日,主要创建人为柳亚子、陈去病、高天梅,早期社员有于右任、叶楚伧、包天笑等人。其时,反清之潮渐成大势,南社也以排满反清为鹄的,以文字鼓吹革命。不过,据早期社员包天笑回忆:“南社是提倡旧文学的一个集体,虽然其中人物,都是鼓吹革命的,但他们的作品,还是固守着文言,不参杂白话。”从南社的发展来看,这样的评价基本上是比较中肯的。

    南社的主要创办人柳亚子早年曾加入中国教育会,随后又结识章太炎、邹容、蔡元培等老牌革命党,并受他们的影响鼓吹暗杀。不久又先后加入中国同盟会和光复会,成为“双料的革命党”。虽然柳亚子向往的暗杀行动屡屡因事未果,但是这些早期的活动为其创建南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12年1日,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之时,柳亚子已经是南社名符其实的精神盟主了。他曾应邀赴南京出任临时大总统的秘书,但三日后即称病辞职,返回到上海进《天铎报》任主笔,不久又陆续到《民声日报》、《太平洋报》任文艺编辑。后两家报纸均是由南社早期成员叶楚伧创办。《太平洋报》创办于1912年4月1日,是民国后首家大型日报,叶楚伧任总编辑。南社的早期社员如朱少屏、苏曼殊、李叔同等多为协助编辑。于是该报成为南社的重要阵地也自是应有之义。该报仅仅支撑了半年,便因经费拮据而告终。是年12月,叶氏入《民立报》主编副刊,该报的创办人于右任也是南社早期社员,在之前还曾创办《神州日报》、《民呼日报》和《民吁日报》,因为批评政府,坚持不偏不倚的编辑方针,大都中途夭折。不过于右任颇有一股不屈不挠的劲头,报纸被禁后就随后创办其他的报纸,加上当时创办一份报纸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困难,于右任因此成为民国时期著名的报刊活动家。

    《民立报》停刊之后,叶楚伧又先后参与了《生活日报》、《民权素》、《妇女生活》等报刊的编务事项。1916年1月22日,叶楚伧在陈英士协助下又创办了《民国日报》,其早期成员邵力子、朱执信、戴季陶、沈玄庐、成舍我多为南社的社员,其撰稿人也多为当时的南社健将,如柳亚子、余十眉、王德钟等。《民国日报》在南社历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后南社的瓦解以及新南社的创建都与《国民日报》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南社的瓦解缘于当时诗坛上历时已久的宗唐尊宋之争。这次争论的战场也是《民国日报》。其时,成舍我在该报担任副刊编辑,他经常发表朱鸳雏、闻野鹤等人的宋体诗,这引起了柳亚子的不满,并著文进行批评,这场文学上的论争最终沦为谩骂和人身攻击。盛怒之下,柳亚子在《民国日报》上刊出声明,宣布开除朱鸳雏的南社社籍。不到十九岁的成舍我恰值年轻气盛,在柳亚子登载声明的当天,他也草拟了一份文告,刊于《申报》,号召南社社员“最好能一起驱逐柳亚子出社”。于是柳亚子在《南社从刻》第二十集中又宣布开除成舍我的社集。这场争论使南社元气大伤并导致了南社的瓦解。不过,“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在事隔多年之后,两位风流的人物在彼此的回忆中不期达到了谅解。柳亚子追悔“那时自己是少年气盛,狂放到不可一世”,成舍我则承认自己当时“才十八九岁”,“还年轻”。不过,这已经是后话了。

    值得注意的是,南社社员与当时大名鼎鼎的胡适之似乎颇不相恰,甚至有时还相互攻击。不过,当时的社会在文化生态上循环良好,结社、出版以及大学(南社社员经亨颐为著名教育家,时为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校长)之间均有良好的互动联系。这个社团不适合你,总还后别的社团可供选择,当然,选择不选择也有你的自由。至于报刊,如果这个报纸(或者刊物)不同意你的观点,总还有那个报纸(或者刊物)可以让你发表。所以不会让人感到窒息,南社一群风流的人物便是这样一个个性舒展的环境中孕育而出。南社从创建到瓦解,再到后来创建的新南社,也不过二十余年,而影响流布大江南北,其中社员之间的关系重重交织让后人看来也别具趣味,有同乡、夫妻、兄弟、父子以及师生。

    过去的文人结社并不鲜见,但影响如南社者则甚为少有。随着1949年新政权的建立,一个流光溢彩的时代便结束了,文人结社以及涉足报界和大学在新时代中只能成为无法实现的梦想,那群风流的人物,在地下也该感到寂寞了。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