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胡适的“不讲情面”  

2007-01-31 09: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道胡适的人大都知道胡博士有“宽容比自由更重要”的名言,但是宽容的胡博士也有不宽容的一面。在民国十年(1921)五月十九日的日记中,胡适记载了“一件略动感情的事”,反映了他不讲情面的一面。

    胡在中国公学的老同学谢楚桢出版了一本《白话诗研究集》,想请胡适在报纸上介绍一下。按说老同学出书,想请当时已得大名的胡适为之推广,胡适是不好拒绝的,但是胡适认为“里面的诗都是极不堪的诗”,所以便不顾老同学的情面,“完全拒绝了他”。

    谢楚桢在遭到拒绝之后,又拉了一帮当时的名士为之介绍,胡适在日记中对此颇有微词,但是不知是否碍于老同学的情面,并没有公开批评。后来女师高有位叫苏梅的女学生在《女子周刊》上对谢的诗集发表了严厉的批评,并引发了一场笔战。看得出胡适对于这场笔战中站在谢一边的人是很不满的,但也没有过多的叙述,仅用“不详叙了”便一笔代过了。

    后来《京报》又登出一篇题为《呜呼苏梅》的文章,“用极丑的话骂苏梅”。“外间人都猜这篇文章是易家钺君(陈注:为谢做广告中的名士之一)做的”,因此,“易君颇受人攻击”。《晨报》围绕着这件事登出了许多启事,其中最令胡博士感到不满的是如下的一条《重要启事》:

    近来外间有人认为《呜呼苏梅》一文系易家钺君所作,想因易君曾作同情与批评一文辗转误会所致,同人对于易君相知有素,恐社会不明真相,特郑重声明。

    这则启事是以彭一湖、李石曾、杨树达、戴修瓒、熊崇煦、蒋方震、黎锦熙、孙几伊八人的名义发表的,这八人在当时都可以说是卓有声望。但是胡适认为“社会即肯信任我们的话,我们应该因此更尊重社会的信任,决不应该滥用我们的名字替滑头医生上匾,替烂污书籍作序题签,替无赖少年辩护”。为此,胡适和高一涵联名作了一则启事,计划发表,启事如下:

    胡适高一涵启事

    一湖、石曾、遇夫、君亮、知白、百里、劭西、几伊诸位先生:今天在《晨报》上看见诸位先生的紧要启事,替易家钺君证明《呜呼苏梅》一文非易君所作。我们对于诸位先生郑重署名负责的启事,自然应该信任。但诸位先生的启事并不曾郑重举出证据,也不曾郑重说明你们何以能知道这篇文章不是易君所作的理由。我们觉得诸位先生既肯郑重作此种仗义之举,应该进一步把你们所根据的证据一一列举出来,并应该郑重声明那篇《呜呼苏梅》的文章究竟是何人所作。诸位先生若没有切实证据,就应该否认这种启事;熊先生是女师高的校长,他若没有切实的证据,尤不该登这种启事。我们为尊重诸位先生以后的署名启事起见,为公道起见,要求诸位先生亲笔署名的郑重答复。

    十,五,十九

    启事写完后,朱谦之、邵飘萍、蒲伯英(《晨报》主笔)都打电话劝胡适不要刊登这则启事。但是胡适最终还是“不讲情面”甚至有点“不近人情”地把这则启事发表了。

    与如今诸多“讲情面”的名家相比,“不讲情面”的胡适,让我们后人感到惭愧。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