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浜斿洓涔嬪悗锛堜腑锛?  

2009-05-04 17: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四主将罗家伦

罗久芳:无党派。生于1934年,现居美国。1948年出国,在印度和澳大利亚读完高中,1955年悉尼大学文科毕业。同年入美国密西根大学研究院,主修近代史。一生中与乃父的生活交集教少。七十年代开始整理乃父遗稿、文物,通过这种方式了解了父亲罗家伦的时代。

 

罗家伦是五四时期的主将之一。五四运动这个概念,最初就是由他提出,然后获得社会各个层面的广泛认可。 191954那一天,学生上街的建议,最初也是罗家伦首倡;那一天的宣言,出自罗家伦的手笔。如果单说狭义的五四事件,恐怕没有哪个人能和罗家伦一样,和五四有这么深的关系。

五四运动改变了很多人的生命轨迹,比如后来和罗家伦一起出国留学的康白情,出国之后,突然对政治很感兴趣,就在美国组织了一个党,在美国活动了很久,但是当他回到国内想要发展的时候,发现无法接上原来的轨迹。他的才干后来也没能好好地得到发挥。以致后半生潦倒。

但是对罗家伦来说,他的生命轨迹好像没有改变过。“对父亲来说,五四运动花费了他很多时间和精力,是一种特别的经验,他也从来没有想到这是可以在大学中就得到的。但是他后来的经历如念书和出国留学以及后来的事业,更多的影响,是来自于蔡校长给他的感染。所以我觉得他的生命轨迹,还是一种比较正常的、自然的发展。”远在美国的罗久芳在电话中对《中国周刊》记者说。

和其他五四时期名人的子女不同,罗久芳当年即没有留在中国大陆,也没有跟随父亲罗家伦去台湾,这让她的生命轨迹很少受到过去动荡时代的干扰。罗久芳说,那是她的幸运。也正是因为生命中与父亲的交集不多,罗久芳很难一下子说出自己在哪方面受到了五四运动以及父亲对自己的具体影响。

中学时代的罗久芳,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如花季节的女孩对于政治和政治人物没有那么多的兴趣,所以“也没有太多去注意社会上对于五四运动怎么评价”。后来学习历史并以历史为业的罗久芳,回忆起多年前的往事:“那个时候,中国的历史又到了另一个阶段,抗战胜利之后,当时因为抗战搬迁到后方的各种机构开始回迁,我想,五四运动就不是那个时代中很重要的一个题目了。”大洋彼岸的电话那端,声音平静而又理性,仿佛叙述的不是自己父辈的亲身经历,倒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在同学当中,当然也会有人知道她是罗家伦的女儿。“父亲是罗家伦,但是我觉得似乎没有炫耀的必要。和同学聊天或许有时候会说到父亲,我也不觉得这是个特别的题目。”

父女之信

19501月份,“父亲去台湾的时候,母亲正在澳大利亚作一些工作,我去澳大利亚继续读书,是父母商量的结果,他们觉得那时候的台湾也不稳定。”

1962年到1964年期间,罗久芳的丈夫到台湾大学去讲了一年多的课,罗久芳也回到了台湾,会经常见到父亲。

虽然很多年不曾见面,可是父女之间一直保持的通信,罗久芳每去一封,罗家伦必回一封。“那时候台湾虽然有书信检查,但是我那时候还在上学,对于政治也没有特别的兴趣,父亲对于敏感的事情也不在信件中说,对于台湾那种敏感的政治氛围,我当时并没有察觉。”

70岁的罗家伦,在女儿眼中,“已经是一个老人的状态,不能再工作了。”

去了台湾之后的罗家伦,再也没有像从前一样,在国民党政府的中心位置工作,只是在一个大的范围上属于政府的职员,从事一些文化事业的工作。

       一些保守派总是站在他的对立面,其实这是从五四运动以来的就有的现象。台湾的“白色恐怖”时期,也没有“算账”这样的事情找上他,让他写检查什么或者交待什么的,都没有。对于留在大陆的父辈们的遭遇,罗久芳后来也有所耳闻,她特别提到了顾颉刚,“人生就是这样,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是没有办法控制的。我也听说了有些留在大陆的父辈那代人的子女,求学的时候受到了冲击,虽然没有和他们见过面,但是听起来令人唏嘘。”罗久芳对《中国周刊》记者感慨。

 

想把那个时代拉的更近一些

 

罗久芳了解父亲,还是在罗家伦去世之后,她开始整理父亲留下来的文稿。

在罗久芳的印象中,父亲是个一张纸也舍不得丢掉的人。一开始,她也不知道父亲到底保存了些什么东西。

“当时日本人打到南京的时候,他就把自己保存的东西装了箱子,和中央大学的仪器、图书一起带到了重庆,里面包括他常用的书籍以及他和朋友们之间的通信,九年之后又从重庆搬回南京,后来又搬到台湾。这些东西在父亲去世之后又被我从台湾搬到美国。走了好几万里路之后,这些东西辗转到了美国,也是件传奇的事情。”

后来,罗久芳整理那些东西的时候,发现父亲后来在台湾的20年里,也收集了不少东西。还包括之前罗家伦从1920年一直到去世和别人的所有通信。

和父亲生命交集很少的罗久芳,开始进入了罗家伦曾经生活过的时代。

说到五四运动给她的影响,研究历史的罗久芳再次向记者强调:“一个时代和一个时代不一样。”

“我的环境和父亲当时的环境已经非常不一样了,我不敢说后来我做了什么事情是受了这个事件的影响。但是这个事件对于父亲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因为他的关系,五四运动对我的影响肯定是有的,至少我是父亲的女儿,我的生命源于他给我一些机会和教养还有启示。”

但是,“如果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成就的话,也只是我自己的责任,跟他那时的事情,不是很有直接的关系。”这既是罗久芳的谦虚,也显示了她的骄傲。

现在,75岁的罗久芳仍然在整理父亲留下的文稿,她希望用这种方式,“把那个时代和我们现在拉的更近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