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闈掗箍锛氶亾鍣ㄥ苟閲嶅仛鍘嗗彶  

2009-05-22 09:25: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器并重做历史

文/青鹿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易·系辞上》

陈远的新书《道器之辨》,副题为“告诉你文化的真相”。全书从所读,所识,所议,所记四个方面展开论述。作为一本取材涉猎了晚近学人、近代历史、大学校史以及当今社会文化现象等多方面的文集,很难从单一的方面去评价它的好与坏。作为一个对历史毫无研究的人,却对作者对历史研究所抱有的态度和观点怀着虔诚的敬意和单纯的喜欢。

回到历史的本身做历史,是作者在本书序言中的观点。“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人文关怀,是陈远作品中熟悉的味道,更体现了一个学者的情怀。然而在本文中,我并不打算就作者的人文关怀与学者情怀做过多的表述,毕竟一名研究社会科学的学者,很多时候他的作品比情怀更有说服力。

形而上的道与形而下的器,同属于哲学范畴,学术界关于它们的不同见解一直存在。老子认为“道”在“器”先;程颐、朱熹等认为“道”超越于“器”之上;王夫之则认为“道”不能离开“器”而存在。而在《道器之辨》中,作者又将提出怎样的观点呢?我个人认为当是道器并重,何以有此之看法,可以从书中窥见端倪:

譬如在《知道的和说出的》一文中,作者就沈昌文的口述《知道》一书中可能存在的记忆放大与缩小展开论述,并针对时下许多人盲目地轻信历史,或一味地贬斥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观点做出提醒:事实真相只有亲历者才知道。作者并未明确地表示知道的和说出的之间等否划等号,但是他的观点亦是值得借鉴的:对于私人记忆真实与否已经不重要,因为期间掺入了太多的个人感情,与其说是保留历史,不如说是挖掘心灵。

知识分子的经济问题一直是社会学界关注的话题,陈远也不例外,书中作者以《知识分子有了钱之后》为题与他的老师高建军就陈明远的《何以为生:文化名人的经济背景》一书中知识分子的经济问题与独立性问题进行了深层次的探讨。知识分子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总是想跟权势或者财阀比较;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在具有弹性的社会制度下相对更容易保持;知识分子想要做到独立需摆脱泛意识形态化、泛政治化。

对于清华永远的校长——梅贻琦,作者曾在多本书中对他的事迹做过论述,本书中作者更一语中的地指出《梅贻琦:西南联大的真正掌舵人》。作者指出:寡言君子梅贻琦不止有“吾从众”的法宝;还在于他的“大”,在联合期间他心中只有联大而无清华;这也就是梅贻琦能在8年的时间内使西南联大能够“同不妨异,异不害同;五色交辉,相得益彰;八音合奏,终和且平”的秘密。

《梁漱溟的骨气与底气》一文中,作者就梁漱溟一生中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31岁以前,第二阶段为32岁至60岁,第三个阶段是60岁以后。)进行思考。对于“一代直声”梁漱溟的骨气作者是极度肯定的,而对于梁先生是不是知识分子,作者则以为是值得商榷的。后一观点于很多人是不理解的,我在为读完全文前亦觉得费解。然而,作者却在文中就此问题为我们做出了全面的解答,作者认为梁先生至少不是个单纯的知识分子,究其原因,可以从作者对知识分子的定义和梁先生的自述中窥出答案。作者对知识分子的定义为:追求知识、传播知识并且建构知识的人。“从这个定义出发,梁先生人生中的第二段生涯可以说不是个知识分子,至少不是单纯的知识分子。”(1925年——1953年,梁先生辞去北大教职,辗转全国各地,开展乡村建设,组建民盟,被毛主席邀请加入新政府拒绝之,因“九天九地”说而靠边站。)作者认为,这一时期,梁漱溟的角色是一个社会活动家兼政治活动家,而非单纯的知识分子。

而对于现今国内热到烫手的《论语》,作者则提出:《论语》作为修身的文本,是一套非常完美的体系,但是进入“治国平天下”则是要不得的;《论语》热不是因为于丹、李零,而是一种内在的规律让它热起来了,于丹的出现似乎是一种必然,即使没有于丹,也会有王丹、刘丹出现。

《中学西学,何为体,何为用》一文,作者更是将道器并重的理念阐述的淋漓尽致。在社会各个层面的利益冲突和矛盾冲突复杂化和多元化的今天,批评者把矛盾指向了制度层面,并将西方制度与我们身处的现实做参照。西方制度是否真能一劳永逸?作者以为由人创造的制度,没有万能的功效。无论中体西用,习题中用,都应强调其相通之处,不是其相异之处。寻找两者的契合之处,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才是关键。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