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銆婇亾鍣ㄤ箣杈ㄣ?鍑虹増锛屼綔瀹㈡柊娴亰澶╋紙1锛?  

2009-04-04 08:38:00|  分类: 评论陈远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资深媒体人陈远做客新浪谈新作《道器之辩》

主持人 :新浪网友下午好,今天做客新浪读书的大家可能不是太熟悉,但是大家会在各种报纸上见到他的名字,他就是资深的媒体人陈远,欢迎陈远。

  陈远 :大家好。

  主持人 :陈远最近刚出了一本新书,叫做《道器之辩》,就是这本书,大家可以看一下。陈远,我知道你之前是学理工科的,怎么一下子后来对历史这么感兴趣了呢?

  陈远 :其实说起来比较偶然,我其实小的时候自己的梦想是做一个数学家。

  主持人 :我看你在序里面写了。

  陈远 :对,对。

  主持人 :对数学非常感兴趣。

  陈远 :对,因为从小我对数学就非常感兴趣,我这个年龄的人可能都喜欢数学,当时陈景润,全国学习陈景润热。

  主持人 :学好数理化。

  陈远 :走遍天下都不怕。这种情况下我对数学特别感兴趣。而且哥哥、姐姐比我上学都早,我在上小学的时候把中学数学的课程都学完了。但后来上了高中之后,我就比较淘气,老师觉得遵守纪律比学习成绩要重要。当时我们班上推选奥赛的选手,我们当时有两个名额,我的老师就推选了我的同桌,班上另外一个数学尖子,没有让我去。

  主持人 :就是因为这件小事。

  陈远 :对,我就跑去问我的老师,为什么不让我去呢,我的数学成绩比他不差啊。老师说你太不遵守纪律了。我当时就很恼火。

  主持人 :一下子对数学失去了兴趣?

  陈远 :对,兴趣大减,但还是保留着兴趣。

  主持人 :后来是什么时候对历史感兴趣。

  陈远 :后来上大学我有两个老师对我影响比较大,一个是谢之浩先生,一个是何志斌先生,两个人都对历史研究很深,平时在一起聊天,我的一些离经叛道的想法,他们很赞同。

  主持人 :给你很大的鼓舞。

  陈远 :很大的鼓舞。我觉得在我上学的经历中,好像老师的作用对我的走向是非常重要的。

銆婇亾鍣ㄤ箣杈ㄣ?鍑虹増锛屼綔瀹㈡柊娴亰澶╋紙1锛? - 陈远 - 陈远的博客
资深媒体人陈远做客新浪谈新作《道器之辩》

  主持人 :你为什么会对民国这段历史特别感兴趣?我知道你主要是研究这段历史。

  陈远 :跟我自己的家庭有关系。我的祖父当时在文革当中被打成历史反革命和现行反革命。其实我对历史感兴趣,是被自己家庭的经历激发出来,我对我爷爷的历史很感兴趣。

  主持人 :很好奇。

  陈远 :进而想追溯一下。家里其实不大赞同,觉得这个东西比较危险,也不大赞成我学文科,我就自己看一些书。后来我主要当时是对文革时期比较感兴趣。后来觉得这个东西做,好像难度比较大。

  主持人 :就转为再前一点,追溯到前边的历史。

  陈远 :然后就到民国。

  主持人 :以后怎么去到《新京报》的。

  陈远 :当时我是在北京的另外一家媒体工作,觉得工作可能跟我自己的兴趣不是很合适,那时刚好《新京报》创刊不久,我的一个朋友把我的简历递了过去,当时的副总编辑李多钰看到我的简历,说这个人要留下来,我就在那儿干。

  主持人 :一直做口述历史的版面。

  陈远 :一开始没有,一开始我过去以后就做一个记者,其实当时虽然一直毕业以后就在媒体工作,但还真是没有做过记者这个行当。我记得我面试的时候,李总就问我你能做记者吗?我说不会。他说那你会做什么,我说我做编辑吧,我的策划能力比较强。后来李总就说你还是从记者做起吧。他当时看我自己编了一个集子,那时我还没有出过书,打印出来,我当时给他看,他说我的文字功底很好,先从记者做起。一开始我就做普通的记者,做一些新闻。

  后来我跟他讲我的想法,因为这个想法,我原来在石家庄读书的时候就有这个想法。

  主持人 :书叫做《道器之辩》。

  陈远 :挺唬人的。

  主持人 :看着很高深,是什么意思,给我解释一下?给网友解释一下。

  陈远 :其实你看我书中的内容,没有这么吓人,其实这个书当时出来之后我的一些朋友批评我,你太装了,你端那么高干什么,你的文章本来很活泼,因为我本身在媒体工作。

  主持人 :知道怎么用媒体用语言讲述。

  陈远 :对。但是对于我来讲,它很真实地反映了我自己的一种状态, 80 年代李泽厚先生也说过“文学太浅,历史太窄,哲学太空”。但是如果说历史背后没有哲学思想的支撑,历史就很僵硬、很呆板。但是如果哲学没有历史的素材做论证,那么你就讲空了。其实这就是我讲的道与器。之前长我一辈的学者,山上下乡那一代的历史学者,当时的历史学受到一些伤害,先有自己的一个看法,然后根据自己的观点去找材料。再往上看,再老一辈的学者不是这样,他是先找材料,再有观点。这也是一种道器之辩,这反映我自己的一种研究状态,很真实。当时确实也没有想去装什么。

  主持人 :刚好这个词就特别适合。

  陈远 :很贴切。但是后来说出来以后,确实有一些朋友说你这个书名会吓跑很多读者。我说其实书封就像人穿的衣服,关键人好看不好看,跟穿什么样的衣服可能有一些关系,但是关系不是很重要。

  比如我非常喜欢香港的作家倪匡,他对书名非常不在意,说我的书可以随便起书名,他对书封也不在意,怎么设计都可以。他说人家看我的书不是看书名和书封。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