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陈远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陈远  

陈远:现居北京,多年进行民国史研究。文章散见于《南方都市报》、《温故》、《财经网》、《凤凰周刊》、《随笔》、《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作品被多家选本选录。已出版的主要著作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道器之辨》《逝者如斯未尝往》、《正说李宗吾》(台湾秀威)、《逝去的大学》(编著)、《斯人不在》(编著)。2008年5月至香港中文大学做短期访问研究。博客文章不加注明者均为作者原创,未经本人许可,请勿转载,转载请联系本人:fengmanxiu@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瀛︽湳鍦堟槸涓ぇ姹熸箹锛?  

2009-03-30 17: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圈是个大江湖?

 

高建军  陈远

 

两套相近的书

陈远:广西师范大学那套《家学与师承》你看了吗?

高建军:看了,篇幅太很大,三卷本的篇幅,涉及近百位现当代各个领域内著名的学人,封面上对此描述说:“二十世纪中国学人自述,百年学人心灵历程”。这样的一个总结,也还算恰当。

陈远:这套书让我想起了另外一套书,那就是高增德先生与丁东先生一起主编的《世纪学人自述》,从体例到内容上,这两套书都有一些相近之处。不过《世纪学人自述》出版于2000年,一直没有重印,现在可能较少有人知道了。而广西师范大学这套书的前身《学林春秋》,出版于1999年,时间上与前者相差不多。这让人想起九十年代的学术热,那时候的人,对学术多么重视啊。

高建军:是,这里面有个背景,一个是八十年代过后,文化界产生了一个分流现象,一部分人继续延续原来的启蒙路线,另一部分人则潜沉到学术层面开始单纯的学术研究,但是总体说来是“思想淡出,学术兴起”;另一方面,经过了一段学术断层之后,老一辈学人都已经到了耄耋之年,学术界认为总结他们的治学经验,以便留下来供后人吸取借鉴,是件刻不容缓的事情。当时有很多人都在同时做这件事情,所以才有了你说的这两套书出版时间上的相近。而我看《家学与师承》,也住要是对书中那些著名学者治学的经验感兴趣,比如说陆宗达先生《我与〈说文〉》中关于基础与专攻、广博与精深关系的论述、比如程千帆先生在《我与校雠学》中表达的“将考证与批评密切地结合起来的”的观点……这样的例子在书中有很多,相信你也注意到了。

陈远:这也是我比较感兴趣的地方。我现在觉得,对于社会科学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方法,而在社会科学这个大的领域内,很多方法都是共通的,这些前人的治学经验,虽然也许有的地方过时了,但是很多的时候,他的经验和方法是不容忽视,有时候看当代人的著作,感觉与这些前辈相差太多,主要就是方法不对。但是我看这套书,更感兴趣不是你说的这个问题,而是它的标题《家学与师承》,当年我看《世纪学人自述》,对于这一点就非常感兴趣,还写了一篇文章叫《家学的消亡》。不过这次看这套书,又有一点新的感想。

 

家学与师承的利与弊

高建军:说说你的看法?

陈远:过去对于家学和师承这些现象评价过高,我现在觉得家学和师承有时候未必是件好事,这种现象,正好是制度不健全时候的产物,跟制度化正好是相对的。当然,制度僵硬了,也不是一件好事。

高建军:凡事都有两面,那些大师级人物的后辈往往不能超越他们,而大师们却多数并没有家学和明显的师承,当然也有例外

陈远 12:04:48

你说的是其一,另外一点是,这其实也是一种人脉关系,说明学术圈与其他圈子并没有二致,也是一个江湖,家学与师承,有时候正是成名成家的一种捷径。比如说书中说到的邓广铭先生,如果没有胡适,他也许不会成为后来的宋史专家,其它的还有很多。另一方面,一个人要是在学术体系之外,要是做出一些成绩,就格外的难。

高建军:当然,这是肯定的,而且是一个主要的特征和问题。不过,之所以人们对这类现象评价过多,主要是因为有一段时期对此打击过大。现在是一个反动,又反过来了,考虑到这类因素,大家对于家学和师承评价高也是情理之中。

陈远:是啊,其实现在我们讨论一个文化上的问题,应该注意到时候存在文化之外的因素的影响,否则的话就会难免陷于不客观的境地。还是说家学与师承,前人建立范式,后人紧随其后,演变到极致,就是壁垒森严,学术停顿,学术史上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至今跳不出这个怪圈。

高建军:如果体制上没有问题,则家学与师承的好处大于坏处;体制上有问题,则家学与师承适济其恶。在好体制保证下,应该还是好处多一些,这涉及学术积累问题,一个没有根底的青年,白手起家做学问,其所耗费的成本太高,如果他天分高,则浪费更大,而家学与师承就可以尽量减少他们的成本。所谓金针渡人,没有这个金针,天分高也难。

 

本文选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的《道器之辨》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